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一百零二章 自在不自在
    徐凤年说完话,才留心到身侧的观音菩萨身高竟要比自己还要略胜一筹,她可是赤脚而行,徐凤年的身高本就十分出众,凉地汉子大多魁梧健壮,徐凤年丝毫不显矮,到了江南这边更显身材修长,身边女子中姜泥还在长成中不去说,像鱼幼薇和舒羞这样高挑的女子都要比他矮半个脑袋,女法王却愣是比世子殿下还要高,且不说她衣着气质如何另类,光是这份鹤立鸡群的高度,就相当惹眼。

    两人擦肩而过后,徐凤年很没有风度地转头盯着烂陀山红教法王,神情木讷的龙守僧人经过一旁再度双手合十,与世子殿下算是单独打过招呼,两人在北凉城中有两面之缘,加上徐凤年名声虽恶,对释门佛法却亲近,这一点北凉尽知,因此出世人龙守和尚对徐凤年并无反感。

    红衣袈裟大和尚投之以桃,徐凤年报之以李,微微点头。因为王妃崇佛的关系,徐凤年爱屋及乌,对佛法宗门颇多精通,倒不是对道教义理有所贬低,中原根柢在道教的说法,他还是认同的,只不过从小耳濡目染徐骁与道门的怨仇,一经对比,难免对某些道门人物有些看法。

    其实佛教一直被中原士子称作西方教,带有浓重色彩的贬义,春秋国战以后,初期名利心不重的亡国遗老纷纷避世遁世,一旦选择释门,便广受世人诟病,冠以“畏死逃禅”四字,骂之老僧本色是优伶,不过随着现在的皇帝陛龗下开始崇佛,才有改观,仅京师便有游僧不下万人,但释门素无领袖一说,远不如道统以龙虎山为尊这般明明白白。

    黑衣老僧杨太岁是两朝帝师,手腕资历都够,本是释门执牛耳者的最佳人选,可惜病虎老僧却是一株无根浮萍,甚至早早与家族断绝了关系,便是传授龙子龙孙们驳杂学问,都会板着脸,传闻大内的鸡毛掸子都不知龗道被他打碎了几枝,皇子公主们都怕这个老和尚怕得厉害,皇宫里以隋珠公主行事最为跋扈,可连天不怕地不怕的都说只怕黑锅巴,加上黑衣老僧十几年如一日拒绝访客登门,因此杨和尚何来结党一说?若无结党,单枪匹马,又何来的势龗力?

    白衣观音翩然远去,对徐凤年厚颜无耻求个自在的说法置若罔闻,她一走,本来乐意等个三十年的龙守僧人便再无理由“画地为牢”,跟着返回烂陀山,除去两禅寺,和尚们都恨不得说一句贫僧自烂陀山而来,可百中无一能真正往烂陀山而去。徐凤年瞥见一旁姜泥痴痴望着女子法王的背影,一脸呆相,忍俊不禁打趣道:“想跟着去烂陀山?你要做明妃或者尼姑?我跟你事先说明,吃斋念佛可比读书挣钱吃苦多了。”

    轻轻将神符别回发髻的李淳罡玩味道:“这个烂陀山婆娘存了与你双修的心思?”

    徐凤年一脸遗憾道:“以前我怕她老牛吃嫩草,死活不肯,现在竟然轮到她嫌弃起本世子了,这世道啊。”

    老剑神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挖苦徐凤年,自然不会错过,阴阳怪气道:“徐小子,她当着一大帮人的面说你不配双修呢,你堂堂北凉王世子殿下能忍?这话传出龗去岂不是被天下人笑破肚子?”

    徐凤年嗯嗯道:“笑死最好,都不用我学刀了,见到不顺眼的,就跟他们说这个笑话,听着听着他们就笑死了。”

    李老头儿愣了一下。好不容易回神的姜泥听到这等泼皮无赖言语,没好气道:“你真不要脸!”

    徐凤年无奈道:“那你倒是给个我要脸的法子?让一百号人冲上去打这位观音娘娘一顿?还是跪在地上哭着求着她与我欢喜双修?”

    小泥人约莫是见到徐凤年被她心中的神仙姐姐瞧不起,心情不错,转过头笑着重复念叨着:“不配不配不配……”

    徐凤年故意与姜泥撇开一段距离,望向城头叹气道:“今晚可是一个十万野鬼出城的好日子。”

    姜泥立即闭嘴,下意识走近徐凤年。徐凤年率先走上吊桥,襄樊是兵书上典型的雄城,城池外缘筑有凸出马面,徐凤年走过护城河,遥想当年国战第一攻守,忍不住记起攻城中的木马牛,转头询问身后的老剑神:“木马牛的名字有什么缘由?”

    徐凤年似乎问出口后才惊醒这个问题不合时宜,对剑士而言,佩剑被折,无异于生平最大的羞辱,何况还是被王仙芝以两根手指断去。不曾想李老头儿相当不以为意,只是平静点头道:“木马牛取名的确缘自你所猜想的攻城器械,寓意天下敌手皆城池,没有木马牛攻不破的。木马牛锻造与神符一致无二,同是来自一块天外飞石,前朝皇帝派人海外访仙,偶遇飞石坠海激起千层浪,从海底捞起,一半锻造木马牛,一半造就符将红甲,剩余精髓,却是制成了老夫头顶这柄匕首神符,三者殊途同归,这三物称得上姐妹兄弟。”

    徐凤年调侃道:“那老前辈和小泥人真是有缘分。”

    老剑神呵呵一笑。

    雄城襄樊夜禁森严,仅是对寻常老百姓而言,对徐凤年这种敢跟青州水师一战的顶尖权贵,以及六珠上师这种烂陀山神仙,当然是来去随意,城门校尉十有八九得到靖安王赵衡的授意,并非阻拦,否则兵戈相见,无非是给徐凤年涨脸面罢了,总不能指望在这等琐碎小事上让北凉世子吃瘪。春神湖上的闹剧,至今仍无人能说就必定是徐凤年遭受责罚,毕竟与以往不同,这会儿一袭蓝缎九龙大蟒袍的北凉王就呆在京城中,首次金銮殿早朝,这位异姓王佩刀登殿,面对张巨鹿顾剑棠文武首官以外数位功勋大臣的责问,连同三位殿阁大学士的轮番诘问,人屠只是独自站着打瞌睡,一个都不理睬,让两班大臣气得七窍生烟,至于耿直怒容背后是否存有忐忑畏惧,便不可知了,京师有小道消息说北凉王与铁骑驻扎休憩的下马嵬驿馆,门可罗雀,京师内上下都觉大快人心,拍手叫好,都说这是天理昭昭,失道者必寡助,北凉气数已尽!

    下马嵬驿站,当真是门庭冷落。内庭院落中,富家翁装束的北凉王在与一位黑衣老僧对饮绿蚁酒,酒是徐骁特意从凉州带到太安城的,眼前绰号病虎的老家伙,则是被徐骁硬拉过来的。其实这些年借着二女儿徐渭熊的那首《弟赏雪》,京城中绿蚁酒多有贩卖,只不过北凉王亲自带着烈酒行过几千里,礼轻情意不轻。这也算是徐骁面对他乡故知的一种表态:你杨太岁不当我徐骁是朋友,连入城都得替皇帝陛龗下盯着我,可徐骁却仍然当你老秃驴是朋友,当年你请我喝酒当作送行,这次重逢便要还请你喝一壶绿蚁酒。

    京城春寒早已消弭,蝉鸣不止,可徐骁似乎还是怕冷,抬手呵了口气,感慨道:“我离京时记得王朝有一千八百六十四个驿站,这会儿兼并那么多个国,不增反减,还能剩下一半吗?”

    黑衣老僧平淡道:“太安城太安城,天下太平安稳,何须再现当年驿馆林立羽檄飞传的景象?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世人皆知徐骁对驿站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因为离阳王朝当初对驿站建造并不重视,徐骁执掌兵权后,提出十政,其中驿站与马政几项都在他手中得到最大程度的发展,还有几项政事因为春秋落幕,尚未来得及普及,便已中途夭折,消减驿站只是一个缩影而已。离阳王朝兵马鼎盛时,可谓是一驿过一驿,驿馆同鱼鳞。一骑接一骑,驿骑如流星。故而国战结束时,几乎所有亡国皇帝被押解往太安城,期间见识到三十里一驿,都会震惊徐骁的手腕,许多战败后仍是只怨天时地利的名将这才服气,因为小小驿站要牵扯出驿道等诸多事情,每一件都麻烦至极,仅是驿路两旁植物的栽种和维护,每年便要耗费国库多少银子?当时兵戈正酣,昏君不去说,几个明君也是至多盯着甲胄锻炼,恨不得今日花钱明日便可立竿见影,为臣子的能如徐骁一般说服皇帝陛龗下在百年大计上砸钱?

    徐骁笑道:“短时间来看自然是好事。等你我百年以后,是不是好事,可就难说了。”

    黑衣老僧虽是僧人,却也饮酒,喝了一口,语气平淡道:“你操甚心。”

    徐骁哑然笑道:“又不是你这种出家人,老子不操心,对得起当年随我征战的英烈?这天下谁打下来的?”

    杨太岁皱眉道:“张巨鹿会操心,顾剑棠也会操心。再者是你帮先皇打下天下又如何,没有你徐瘸子,总会有李瘸子王瘸子顶上,你居功自傲,先皇却没有狡兔死走狗烹,依然由着你去当北凉王,这还不够吗?”

    徐骁轻声道:“够了。所以当年你拉我喝酒,事后我也没怎么样,当年欠你和他的恩情,都算一笔还清了。”

    说到这里,黑衣老僧有愧,便不再说话,神情有些落寞。

    那名女子初入世,剑匣仅刻有“此剑抚平天下不平事”九字。

    先皇得知后笑着说没有这个弟媳妇便没有徐徐骁,便没有朕的大好江山,大凉龙雀剑当得起这九个字。

    那名奇女子临终前才刻下后九字,每次想起,黑衣老僧都觉得有愧,因为他便是世间第一有愧人。

    老僧问道:“那你还请我喝酒?”

    徐骁冷哼一声道:“若不是到了北凉后那些年媳妇一直劝解我,说你这秃驴有苦衷,老子就算再大度,也懒得理你。”

    杨太岁苦涩一笑。

    徐骁喝了口酒,冷笑道:“下次朝会,顾剑棠再敢唆使一帮杂碎出阴招,就别怪老子抽刀劈他!”

    杨太岁皱眉道:“顾剑棠便是空手,你也打不过。天底下用刀的,他稳居第一人。”

    徐骁反问道:“我砍他,他敢还手?!当年我把他的嫡系斩首挂在城头上示众,他就敢阻拦了?当年不敢,现在这小子越活越回去,就更不敢了。”

    黑衣老僧呵呵道:“似乎不敢。”

    徐骁笑道:“这不就是了。”

    这哪里是身穿五爪蟒袍的北凉王,分明是市井无赖啊!

    怪不得能教出徐凤年这般品行无良的儿子。

    徐骁笑眯眯问道:“我若真砍死顾剑棠,你这回?”

    杨太岁平静道:“我欠的忠义人情,当年也还清了。既然你今天能请我喝酒,我明天就能请你杀人后出京城。”

    徐骁哈龗哈笑道:“你这秃驴,还算有点良心。”

    黑衣老僧默不作声。

    世间再无人比这头病虎更千金一诺。

    一壶绿蚁很快就空了。

    老僧轻声道:“你以前连累王妃活不自在,现在是连累你几个子女都是如此,尤其是那徐凤年,你就没点愧疚?”

    徐骁坦然笑道:“不是一家人,一入一家门,不吃一家饭。什么自在不自在的,都是命。”

    老僧一声叹气。

    徐骁问道:“你可知那烂陀山六珠上师?”

    老僧点头道:“此人最初修行耳根不向外闻,不若世人,早早得了动静二相了然不生的大解脱境,是佛门里的大智慧者,当年由初地证一跃到第八地。与武当山新掌教一跃入天象如出一辙,都是罕见的肉身菩萨。”

    徐骁哦了一声,皱紧眉头。

    老僧问道:“听说这位红教法王去了襄樊,你不担心?”

    徐骁呢喃道:“怎么不担心,她与凤年双修,担心,可不双修,更担心啊。”我的QT房间开通了!烽火戏诸侯官方QT房间号[1655]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武器专家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纵横宋末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七纪 灰之刃 锦冠天下 重生之会展帝国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我的相公是剑客 葬元 汉阙 八年记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炼古仙帝传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诸天探索者 戏天玩主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我能添加逼格值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茅山禁忌 偷心阁主甩不掉 魔王一身都是肝 妖孽,还不显形 美男志 魔能星海 演员没有假期 雷霆立道 问镜 从杀猪开始修仙 斗罗之圣剑使 霸仙轮回决 逆天战神 大清九福晋 苍山剑侠 巫女的时空旅行 不让江山 属驴的小子 武破诸天 从红月开始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神司驯凤攻略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我的相公是剑客 玩家超正义 天雪星光剑 踏凌诸天 史上第一美男 lol小说尘埃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葙梦剑舞人落篱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长海云起 盛世谋春秋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还看今朝 相见相离 繁星书士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都市之走向辉煌 太玄极道 我就是超级警察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大江大河 禁区猎人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抗战之钢铁风暴 付少的戏精女佣 十里红妆为谁扮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姑娘好心机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破极成仙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贞观大闲人 女配翻身日记 原来我是道祖 公子别闹! 野犬破天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兽世狂情:兽夫大人真可口 混元苍穹 奇门圣尊 王者荣耀之战神归来 归墟 我能无限就职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斗罗之武魂是雷电 麻衣神算子 地球来的修真者 医世荣华 浮世惊鸿 逍遥派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国潮1980 无武江湖 万界仙帝 空速星痕 倾城公主之劫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凌霄辅助系统 封魔将军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剑开天门 城主别闹了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我的师长冯天魁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从道果开始 凡人修仙传 斩月 仙界第一卧底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极品家丁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乱世布衣 古神的诡异游戏 百炼成仙 三国:我,宦官天子! 这个大佬有点苟 全球进入数据化 间客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高玩 红警之超级爆兵王 美人唇香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金陵春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乃木坂的占卜师 恶魔深渊 魔门败类 完美风暴 大王饶命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七贱下虎山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狂暴战兵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冥罗陆 济世药尊 狼与兄弟 纬度37度 天下第九 倾世情缘俏佳人 海贼之黑色王座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禁区之狐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萌神恋爱学院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渡劫之王 无敌神王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末日拼图游戏 剑起九州 八年记 音隐之恶魔力量 末日之端 残王嫡妃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大荒种田记 末世 永夜之帝国双璧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绝色倾天下 即鹿 单手持球 至尊神皇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王妃是个小胖墩 雪童话 狼心神女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三国之召唤猛将 全球秘境大逃杀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潘德大领主 天浩劫 重生之神级刺客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魔能星海 狂剑星河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爱的轮回者 洪荒之太清问道 逢魔神助攻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