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一百一十章 问答
    不知为何楼中无人看守大佛青莲灯,徐凤年也顾不得这些,在楼梯口一尊小龛前找到几个火褶子,点燃以后,人如一尾游鱼,沿着走廊倒退飘滑一周,身形所至,一盏盏长命灯接连点亮,底楼再次白亮如昼,徐凤年急匆匆登楼,燃起第二个火褶子,退行只为疾行不熄火花,有意无意,徐凤年心神清澈如莲池,一圈下来,再登三楼四楼。魔头洛阳身为罪魁祸首,毫无愧疚心思,始终冷眼旁观,她不再是那词牌名为山渐青的黄宝妆后,不遮掩赤紫双眸,邪意流溢。徐凤年点燃三千八十九盏长命灯,驻足抬头凝望坐佛,人视万物如蝼蚁,佛视众生平等,烧香拜佛祈愿,临时抱佛脚,真能愿有所得?菩萨们会不会不厌其烦?

    徐凤年收回神思,自嘲一笑,正要下楼,接下来一幕让他措手不及,白衣女魔头在楼下佛脚前,一握拳头,接近四千盏长命灯的灯火被气机牵扯,瞬间离开青色灯座,飞掠向坐佛,离石佛身躯几尺以外悬停,佛身本就涂抹金粉,灯火照映之下,熠熠生辉,如大佛真身临世,好一个佛光普照!

    洛阳屈指一弹,四千余灯火冲向九层楼顶,在佛头附近炸开,流星万点。徐凤年心中气恼,也只得跃过围栏凌空掠过,不断拂袖招摇,能取回几点火星是几点,大袖卷荡,一些火星被丢回青灯灯座,一盏盏长命灯复燃,不过终归力有不逮,才点亮青灯七八百,落地后,又去小龛前拿起火褶子,望向女魔头,后者转身负手,望向门外,徐凤年这才放心去点灯,青灯复燃如旧,徐凤年如释重负,缓缓下楼,站在洛阳身侧,她也不废话,开门见山说道:“种家擅长盗陵,春秋战乱时在南唐钱王墓得到一枚竹简,记载了一件几百年的机密,八百年前大秦那位千古一帝葬身在西河州境内,陆归精通堪舆地理,于是两家联手来开墓盗宝,我对秦帝遗物没有兴趣,只不过不喜种凉这个人,他要做什么,我就偏偏让他做不成。”

    徐凤年皱眉道:“以你天下第四的大神通,直接杀了种凉不就成了?种凉再厉害,比得过邓太阿和洪敬岩?”

    洛阳语调冰冷,“有这么简单?”

    徐凤年无言以对,你这个天底下单枪匹马杀人最多的大魔头,当年辗转北莽八州,见人就杀,一鼓作气杀了几千人,杀到北莽帝城被拓跋菩萨阻拦,才算止步,都称得上尸山血海,怎么这会儿还客气自谦上了?不过徐凤年没把这份心思说出口,对上目盲琴师薛宋官就足够搏命,跟洛阳过不去,实在是十条命都不够她杀的。徐凤年也不敢把她当女人看待,以至于初见棋剑乐府山渐青,以他卓绝记忆力,清晰记住她的容颜身段,敦煌城再龗见她时,只觉得脸孔模糊起来,不简单是由于洛阳气势彪炳,使得雌雄莫辩,而是一种感觉不怎么好龗的水到渠成,刨根问底,可能就是徐凤年生平第一次如此忌惮一个女子。

    洛阳平淡说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两天。”

    徐凤年一脸疑惑。洛阳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可知大秦皇帝的陵墓藏在何处?”

    徐凤年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刻薄反讽,咧嘴道:“要是知龗道,我就早拿锄头去刨坟挖宝了。”

    洛阳走向一栋悬匾“如来如去”的高耸藏经阁,徐凤年问道:“为何不见雷鸣寺僧侣?”

    洛阳轻描淡写说道:“你进寺前,我躺在佛像手掌休息,嫌他们诵经木鱼功课呱噪,都打杀干净了。”

    徐凤年出楼外收敛的气机倾泻而出,大黄庭的海市蜃楼气象巍峨,长衫袖口扶摇,只可惜应了那句俗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洛阳压制下,憋得徐凤年不仅收回气机,还有一口鲜血涌到喉咙。这时候,徐凤年看到大雄宝殿那边有僧人鱼贯而出,黄色袈裟的披挂方式与中原略有不同,神色安详,遥遥看到自己和洛阳,也仅是当做寻常富贵人家的香客,一些修为稍浅的和尚不过是多看了几眼白衣洛阳,并未上心。徐凤年这才知龗道女魔头开了个玩笑,拿他当猴子耍,哭笑不得,咽下那口鲜血,洛阳的言语雪上加霜,“你这种心智根骨,怎么进入的金刚境界?我看不过是靠着北凉世子的身世和因身份结下的机缘,小家子气,半点格局都无,白费了邓太阿的馈赠。”

    徐凤年也不反驳,心中拿好男不跟女斗这种站不住脚的理由安慰自己,顺带腹诽几句。洛阳洞察人心,嗤笑道:“你肯定在拿李淳罡跟我作对比,以为我取笑你根骨不行,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但事实上我不光在一品前三境,金刚指玄天象都比李淳罡更早踏足,哪怕陆地神仙境界,也一样不例外。”

    徐凤年毫无诚意低声说道:“对对对,你武功盖世,明天就打得拓跋菩萨抱头鼠窜,后天就能让王仙芝打成缩头老王八,第三天就可以视天劫如无物,证道飞升跟玩儿似的。”

    然后徐凤年就飞入藏经阁,是被洛阳打入,一掌拍在后心,海市蜃楼溃散七八分。一则徐凤年不敢躲,二来也想揣度洛阳的实力。苦头之大,只有坐在阁内石板地面上的徐凤年自己清楚,抹掉渗出嘴角的猩红鲜血,苦中作乐地养剑一柄。喜怒无常的洛阳进阁后,看也不看徐凤年一眼,径直登楼,名义上是藏经阁,实则是一座六层碑塔,木质阶梯旋转递升,洛阳来到顶楼,举目眺望欢喜泉,塔顶墙壁上篆刻有许多文人骚客的赏景诗文,因为后来者不讲规矩,刻字重重叠叠,面目全非,徐凤年百无聊赖四下浏览,也没瞧见几首神韵俱佳的诗词,都是无病呻吟之流,不过一些小曲残句还算趣味上乘,如春风绿江南,古树上莺声嫩,等等,都一一记在脑中,想着以后见着那位被誉为雄绝文坛的二姐,剽窃了去献宝。

    无意间见到半句依稀可见的诗词,徐凤年拿手掌抹去。

    徐凤年站在窗口,略微放开气机,视线逐渐清明,开始去记忆欢喜泉府邸格式地形,随着遗民北移,带来一股南风北进的风潮,庭院建筑沾染春秋风格无疑是最为直观的现象,北莽不光是南朝,北边的高门大族,也有不少追求小桥流水庭院深深,而且极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深谙南派建筑精华,是一等一的大手笔,没有非驴非马的滑稽观感。徐凤年身在钟鸣鼎食王侯家,耳濡目染,对于这类事物的了解自然不会仅限于一知半解,清凉山的北凉王府楼廊曲折,以前闹出过许多笑话,历经千辛万苦大半夜潜入王府的刺客,好几批竟然战战兢兢逛荡了一整晚,都没能找到徐骁或者徐凤年的别院,落网后那叫一个死不瞑目,这些笑话,一直被王府下人津津乐道,徐凤年两次游历以后,就不怎么笑得起来。还记得一次被温华拖拽,去偷窥一位被这位木剑游侠一见钟情的士族女子,温华踮起脚尖站在高墙外,听着墙内佳人秋千上笑,后来只好让徐凤年弯腰,他站在好兄弟的肩膀上,才算见着了心仪女子,被护院家丁察觉后,拎棍棒追着一顿好打,徐凤年腰酸背痛,关键是每一次温华信誓旦旦的非谁不娶都靠不住,再龗见貌美女子,就要见异思迁,一起游历,也不知一见钟情了多少回,徐凤年气不过,事后就挖苦他就算偷入了宅子,也做不来采花贼。

    洛阳一语道破天机,问道:“你要去欢喜泉北边杀谁?杀赫连威武?就凭你能成事?还是有北凉内应?”

    徐凤年摇头道:“就去看看。”

    洛阳讥讽道:“不小心被排名仅在我之后的魔头种凉盯梢上,你就算活得下来,也要脱几层皮。”

    徐凤年装傻憨笑道:“不打算惹事,身上银钱不多了,只是去顺手牵羊几样值钱的物件而已。”

    洛阳平静道:“我跟你一同去。”

    徐凤年立即拒绝,“千万别,我是去当贼,不是当杀人灭口的魔头。”

    洛阳转头,笑了笑,“我不会暴露你的行踪,只是好奇你一个北凉世子想做什么勾当,其实你心知肚明,我在武侯城没有滥杀无辜,多半也不会去欢喜泉大开杀戒,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当我是傻子,那也得等你到了天象境界,有资格与我拼命才行。不过以你悟性,想要达到天地共鸣,我看悬。”

    徐凤年被揭穿,也就不遮掩,正大光明眺望欢喜泉绵延府邸的布置。洛阳突然说道:“你我互问一件事,各自作答,如何?”

    徐凤年想了想,问道:“我先问?”

    洛阳直截了当说道:“不行。你已问过,我也回答。该我问了。”

    徐凤年憋屈得不行,洛阳又不是那个性子婉约的黄宝妆,何曾与人为善过,更别提善解人意了,对于徐凤年的郁闷也不理睬,直接问道:“你来北莽,最终想要做什么?”

    徐凤年沉默不语。

    洛阳安静等待。

    徐凤年揉了揉脸颊,孤身赴北后第一次吐露心声,轻轻说道:“见一个极为重要的人,二十年过去了,连我爹也不知龗道他是否还值得信赖,要想确认这一点,除了徐骁和我这个世袭罔替的北凉世子,没有谁有资格去证实答案。要想见到他,我就得做一些让他以为斤两足够的事情,否则光是一个世子身份,根本不管用。再多的内幕,我不能,也不想跟你说。反正我知龗道,他若是真反了北莽再反北凉,我这趟北行,就注定要死在北莽。”

    洛阳点了点头,比较满意徐凤年的实诚,说道:“该你问了。”

    徐凤年小心翼翼问道:“黄宝妆真的死了?”

    洛阳直接不予作答,跳过以后,面无表情问了第二个问题:“你要是一场豪赌功成,将来就能坐稳北凉王的位置?”

    徐凤年没好气说道:“还是不能。”

    洛阳冷笑道:“好可怜的世子殿下。”

    徐凤年也不计较,问道:“你去宝瓶州做什么?”

    洛阳扯了扯嘴角,回答道:“北冥有鱼。拓跋菩萨等了一样兵器,已经整整三十年,我要坏了他的好事。最不济也要战上一场。”

    先是跟邓太阿比剑,然后是阻挠种家寻宝,接下来还要去找北莽军神的麻烦,你这个娘们就不会消停一点?!徐凤年被惊骇得无以复加,不过很快恢复平静,洛阳如果可以拿常理揣测,也就不会是魔道第一人了。

    洛阳问了一个棘手并且晦气的问题,“你要是死在北莽,可需要我帮你收尸送还北凉?”

    徐凤年叹气道:“那先行谢过。”

    洛阳骤然嫣然,“其实在极北冰原,我若死在拓跋菩萨手上,你也逃不掉,到时候谁后死谁收尸。”

    徐凤年苦笑道:“你就不能别跟拓跋菩萨拼命?你还年轻,等到了陆地神仙境界再去厮杀,不就稳妥了?”

    洛阳眼神生疏迷离,望向远方,“十拿九稳的事情,乏味。”

    徐凤年轻声道:“也就是我打不过你,否则就要说你真的很矫情。”

    玩了一个文字游戏的徐凤年很快就被打陷入墙,落地后拍了拍灰尘,缓缓吐纳,平稳气机,敢怒不敢言。

    徐凤年突然泛起一个古怪笑脸,小声问道:“听说你一路杀到了北莽皇宫外,慕容女帝站在城头上,你站在城墙下,是啥感觉?”

    洛阳彷佛从未深思过这种事情,在徐凤年以为她又要揭过不提,不料她缓慢吐出三字,“老女人。”

    徐凤年呆滞片刻,捧腹大龗笑。

    原来这尊女魔头刻薄起来,比起武功还要可怕啊。

    北莽女帝听到以后会不会气得半死?

    下楼时,徐凤年还在偷偷乐呵,洛阳问道:“你刚在在墙壁上抹去了什么字?”

    徐凤年停顿了一下,“只是很晦气的东西,眼不见为净。”

    洛阳没什么好脾气和耐心,“说!”

    徐凤年笑道:“雁已还,人未南归。”

    洛阳留给他一个背影,轻轻说道:“矫情。”我的QT房间开通了!烽火戏诸侯官方QT房间号[1655]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平平无奇大师兄 我儿快拼爹 我真的是个内线 竹书谣 大荒神遗录 戏天玩主 绝世剑魔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重生农耕时代 别小看这只宠物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卡塞尔的小怪兽 第一赘婿 容若堂 飞剑问道 无法遵循的规则 无法遵循的规则 觉醒钞能力 猎关东 凤征天下 乱世布衣 长生界 我真不是魔神 神级外卖员 山海图录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神医狂妃太嚣张 逍遥派 一枪风云 至尊龙帝 末日城邦 混天大圣 地球第一剑 北宋假圣人 网恋老公是大佬 逍遥小地主 去他的火影梦 我能无限就职 偶像竟是我自己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赖上江湖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病毒王座 第九特区 不负金银不负君 骑着电驴追飞机 我老婆是大明星 徒弟是个假萌新 异域神州道 法者之尊 我打凡尘而来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筑梦红丘陵 玩家超正义 重生之纨绔大少 听说你爱我 网络大逃杀 繁花锦绣不及你 武侠世界穿穿穿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一代枭雄 抓住那个叛徒 毒医王妃总在作死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十万界 回到明朝当太子 我修仙有属性板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爱在回忆中等你 天生韩信 符篆苍穹 无敌天下 女神的贴身医王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宝瞳 长海云起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重生之古玩人生 武道乾坤 圣墟 狐妖之明雅恋 谍战精英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我的1978小农庄 木叶之王牌间谍 花开守城 天神殿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道长去哪了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我的相公是剑客 都市之走向辉煌 默示录之国 基因大时代 腹黑太子极品妃 郡主有毒 混血公主你不乖 九劫长生记 无法遵循的规则 大医凌然 听说世子暗恋我 重生女将不好惹 寂寞杀场 祖宰诸天 巅峰仙道 大周内卫 相思长恨歌 他年君归 重生之素手乾坤 赤之沙尘 他从星光中走来 魂帝武神 庭院不知深 长生不死 风云之旅 三国之大汉再起 海贼之宠物为王 非良人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明天下 大荒神遗录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重生一九八四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医妃凰途 胜利十二人 空之塔 绝不止步 百妖之路 雷霆立道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超级黄金指 皇帝保重 营川1934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云胡不喜 迷途的叙事诗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曾经的真爱 春暖入侯门 总裁的冤家老婆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百妖之路 归藏剑仙 十刹阎罗 萌神恋爱学院 复贵盈门 中华球王 取缔者 间客 重生之魔教教主 赘婿 重生之年代纪事 末世危城 九星之主 从火影开始加点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至尊榛铖榜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猫狗太极锁天记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庶女攻略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镖行四海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定位输出之王 继祖传宗 武傲天下 横推山河九万里 天刚传 我的狐仙娇妻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吸血鬼王的逃妃 全属性武道 重生之御见清心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武破诸天 名门女帝 笑傲不群 高唐弃子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才相师 嫡女医妃不好惹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大清隐龙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