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五章 勿念勿等
    幽州动荡,沂河又是波澜跌宕的中心地带,这场惨剧,仅沂河一城,就有二十四个姓氏四十余大小将种家族遭难,当场杀死于沂河城内的地方豪横不下七百人,株连却未死之人,大多充军边关。当初识趣选择明哲保身的地头蛇,根据谍子密探的持续禀报,如今怨气倒是不大,很简单,死了人,就多出了地盘,除了大头给北凉拿走,剩下的残羹冷炙也相当可观,都由他们这些墙头草家族接手,给粮给钱便是娘的的扈从仆役,原本便心仪垂涎的别家妇人婢女,贱卖的珍玩字画,都是实打实的好处。徐凤年入城后,几次掀起帘子望出龗去,都能看到许多冰冷的眼神,麻木,憎恶,畏惧,仇恨,不一而足。

    徐凤年回到将军官邸,宋岩跟王熙桦还未回府,沂河的收尾,这两个临时调入幽州的陵州高官并不直接插手具体事务,更多是将军皇甫枰和刺史王培芳两位幽州主官主持,徐凤年也不知龗道他们这对政敌怎么就能凑到一起,当时下定主意要将这位一起拉壮丁喊来幽州,有意让宋岩担任幽州别驾,辅佐武将出身的新任刺史胡魁,倒不是信不过在凉州刺史任上事功极其突出的胡魁,而是未来北凉道四州,文武相互补充以及相互制衡是必然大势,这种趋势,不仅仅局限于表面上的将军刺史两职,至于文章学问在北凉出类拔萃的王熙桦,有点像是为腥风血雨白事不断的幽州“冲喜”,而且青鹿洞书院也需要拿得出手的文坛大家镇场子,万事开头难,士子赴凉,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塞进北凉官场,这是一个相对循序渐进的过程,何况读书人之中不乏滥竽充数之徒,先在书院这只筛子里晾晒抖落一番,以便分出个大致准确的三六九等。徐凤年坐在皇甫枰那座异常简陋的书房,书籍没有几本不说,连装饰摆设都欠奉,是个寡淡阴冷的屋子,跟皇甫枰的性子确实相像。

    徐凤年在翻阅一本不入流的相书,头也不抬说道:“进来。”

    入屋之人姓柳,是沂河城的谍子头目,跟北凉王禀报了今日搜集到的见闻,都是宋岩王熙桦两人的零碎言谈。原来这两位在目睹幽州血腥后,又知晓了事情缘由,对于沂河黄氏的处置并无异议,但是就酒楼听客的抄家一事,两人就有了严重分歧,王熙桦坚持认为那六十五人听说书之人,不论百姓还是豪绅,都罪不当北凉王如此重罚,一向推崇法家的宋岩则以为人人罪有余辜,两人赶赴幽州,原本不出意外宋岩是担任幽州别驾,王熙桦则掌管一州学政,两人争执不下,就有了个赌约,若是王熙桦胜出,两人交换官位,而宋岩竟说他必赢无误,以后官职照旧,不过王熙桦以后见着他宋岩便必须执下官拜见上官礼节。

    听到这里,徐凤年放下书,笑道:“两位大人还真是有闲情雅致,难不成六十五人一一查询过去。”

    柳谍子轻声道:“并非如此,王熙桦只拣选了三人。”

    徐凤年点头道:“书生意气,是怕胜之不武。你继续说,拣选了哪三人。”

    貌不惊人的沂河大谍子恭声道:“分别是沂河曹氏子弟曹升,齐记绸缎铺的掌柜戚丰年,村夫韩来财。三人中曹升是静怡轩酒楼的老主顾,曹氏则是沂河将种门户的末流。戚丰年是个上门女婿,在沂河西大街风评不错。韩来财则是假意入楼买酒喝,实则囊中羞涩,躲在后头借机听那说书。这些事情,宋岩王熙桦赌约之后都曾仔细翻阅档案,王熙桦在一炷香内挑选出三人,宋岩点头认可。”

    徐凤年起身道:“王熙桦相信人心本善,人人皆有恻隐之心,宋岩所学,却是人性本恶,两人之争,不是道德文章之争,说到底是书籍之外的人心之争。要我猜,输是肯定道德家王熙桦输了,但胜之不武的是老狐狸宋岩,若是换过来,从恶人堆中找寻善事善举,输的自然会是宋岩,只不过宋岩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赌约。”

    姓柳的谍子头目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足勇气说道:“在卑职看来,宋岩也非胜之不武,除了曹升身负两桩命案之外,像那富贾戚丰年与村野百姓韩来财,按律本就该有牢狱之灾。”

    徐凤年摇了摇手,“咱们北凉这种地方,侠气是重,但侠骨未必重,犯事很容易,不犯事就难了。”

    谍子默然。

    徐凤年笑道:“这次沂河城许多家族都在忙着大捞油水,柳景兴,你不妨从他们手上截下些金银,就当犒劳你的兄弟们了,没理由你们辛苦做事的干瞪眼,不办事的占尽便宜,谅他们也不敢不松嘴吐出点肥肉。不过本王与你事先说好,这回只是特例,不是你们以后做事的新规矩。”

    柳景兴咧嘴乐呵,依旧没有半点外人印象中精明谍子该有的狡黠,倒是愈发憨厚朴实了,哪里像是一个直呼宋岩王熙桦名讳的阴冷谍子。徐凤年继续拿起书,柳景兴便识趣告辞,在他跨过门槛并且轻轻掩门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小姑娘,吓了他一大跳,从头到尾,柳景兴都没有留意到这么个少女,她头斜金钗,蹲在一只半人高的青花瓷瓶旁边,在跟柳景兴对视。柳景兴迅速收敛视线,低下头,彻底关上门。柳景兴走了没多久,暂时还是陵州别驾的宋岩敲门而入,徐凤年握住书指了指桌对面的椅子,宋岩坦然坐下,徐凤年打趣道:“咱们王功曹还真自己一头撞进你的陷阱。”

    宋岩不奇怪今日之事被谍子知晓,这段时日沂河城眼线遍布,加上他跟王熙桦又惹眼,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宋岩有些无奈道:“王熙桦本来算是北凉道上比较圆通的文官,尚且如此,可见北凉之治,任重道远。”

    徐凤年对呵呵姑娘笑道:“劳烦拎两壶酒来。”

    少女悄无声息离去,果真给拎了两壶绿蚁酒回来,徐凤年跟宋岩一人一壶酒,徐凤年感慨道:“以前知龗道当家不易的道理,不过只有真正坐上这个位置,才能体会当家如何不易,与人斗,与恶人斗,沂河黄氏这样的,还要跟好人斗,黄裳,王熙桦这样的。更要与天斗,以往听雨赏雪,都是乐事,如今就得考虑辖境收成。我现在手头上就有一摞密信要处置,有说是王府管事宋堂禄勾结官员,为侄子纂改谱品。陆家子弟侵吞良田,被人揭发,还有陆家一位长辈重金购置字画,竟然是赝品,退换不得,就要闹事。一名小宗师在凉州喝花酒,跟将种子孙争风吃醋,后者喊人围殴,前者痛下杀手,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照理说,两个都杀了才省心。更有步军副统领尉铁山的小儿子裹挟财物搬迁到邻居河州,光是违例的真金白银就装了十六大箱子,被巡关士卒扣押下,很快就传出边境甲士侮辱尉副统领儿媳妇在先的传言。还有顾大祖一名器重的年轻都尉,莫名其妙在关外就给人打得半死。”

    宋岩平淡道:“只要拖家带口,就会有矛盾,父子之间夫妻之间尚有间隙,何况是这么大一个北凉?”

    徐凤年笑道:“以后幽州巨细政务,都交给你跟胡魁皇甫枰这两位大人一同劳心劳力了。经略使大人一直为你打抱不平,说你宋岩空有法术势,却没有用武之地,希望把你弄到幽州以后,能够有些用武之地。”

    宋岩点头道:“理当鞠躬尽瘁。”

    徐凤年不去拎起还剩大半的酒壶,站起身,跟宋岩一起走出书房,宋岩告辞离去,徐凤年找到暂居将军官邸一栋偏院的王熙桦,跟他说要去见一个人,王熙桦一头雾水跟着走出府邸,坐入马车,离开沂河城来到郊外,这里有一条灌溉沟渠,养育出一片还算茂盛的芦苇荡,北凉地产贫脊,用处还算颇多的芦苇就都成了千金草。芦苇荡附近有几座临河而聚的小村落,凉风习习,春晖融融,走在狭窄泥路上,空气中都是青苇的草香。有三五成群的村子稚童在采撷嫩芽,徐凤年跟王熙桦缓缓来到河边的一座小渡口,一丛丛芦苇婀娜依偎,是北凉少见的柔情旖旎风光。徐凤年手中有一截青绿芦苇的空茎,形似一支粗糙的芦笛,徐凤年坐在鹅卵石砌成的渡口上,吹响芦管,呜咽幽幽。王熙桦没有坐下,站在河边,心中想着,大概是年轻藩王不满于自己为何要跟宋岩立下那个赌约,为何要质疑他在幽州的举措,不过是念在自己还算半个心腹的情分上,才没有用常见的官场御下手腕收拾自己。

    徐凤年停下吹奏芦笛,抬头,伸手指了指东北,“有个北凉寒士,赴京七年,终于出人头地,前年已经做到了天子近臣的起居郎,去年又当上了考功司郎中,辅佐吏部尚书赵右龄跟储相殷茂春主持京评,今年更是要参与大评离阳地方四品官员,初春跟太子赵篆私访南方,回京之后大婚,皇帝亲自赐下府邸,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同时出席,蓬荜生辉。新婚之夜,大红烛,红盖头,那女子是姓赵的金枝玉叶。这名读书人,以后注定是要平步青云的,哪怕入阁拜相,也都指日可待。七年中,送给北凉的密信仅两封,一次是太子人选,一次是赵家皇帝的身体状况。这么一个有大功于北凉的读书人,只是在两封密信结尾分别写了两个字,让北凉转告一人。”

    徐凤年停顿了一下,平淡道:“勿念。”

    “勿等。”

    王熙桦叹息一声。

    徐凤年继续缓缓说道:“在这名读书人飞黄腾达之前,这里就来了个赵勾谍子盯着,盯了很多年。所以哪怕是这么简单的四个字,那个挂念之人,等候之人,仍是从不知龗道。”

    王熙桦轻声问道:“那痴情女子还在等?”

    徐凤年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渡口石头,“当初她就是在这里送读书人去京城赶考,然后不曾婚嫁,若是想念,就会来这里等一等,因为他当年亲口答应过她,不论能否考取功名,都会返乡迎娶她入门。”

    王熙桦由衷感叹道:“这样的读书人,这样的女子,本该结成良人美眷,便是北凉王为他们亲自主持婚事也不为过。”

    徐凤年置若罔闻,说道:“去年年尾以后,女子就不再来渡口等人。”

    王熙桦愣了愣。

    徐凤年把芦苇空管抛入水中,没有转头,但是伸出手指,指向王熙桦身侧远处,“她死在了芦苇荡里,也葬在了那里。”

    徐凤年双手伸入袖口,“我来幽州,来沂河,就是杀人来的。你王熙桦在心底说我滥杀无辜,我想那些权贵人物再无辜,总不如这个女子无辜。何况,这样的女子,这样的惨事,幽州数都数不过来。你们读书人,口口声声一心为天下太平,我徐凤年觉得天下太平实在太远,身边太平这么近,总要先做好。”

    王熙桦脸色苍白。

    徐凤年起身抖了抖袖,面朝芦苇荡一座小坟头作揖。

    转身离去,留下颓然坐地的王熙桦,徐凤年沉声道:“有幸生而做人,却不把别人当人,既然自己不做人,在北凉,本王见一个杀一个。”

    芦苇荡有百余幽州死士现身,自以为逮住机会,要把这个落单的人屠藩王斩杀当场。

    徐凤年双手负后,一气呵成,把百人皆是一撞分尸。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幻术之道 首辅追妻计划 巫女的时空旅行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妙偶天成 腹黑太子高冷妃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乱明 催妆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长街人声涨 我真不是关系户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剑开天门 明朝败家子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红颜三千 我的云养女友 天若不服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三国乱世战神 修罗战婿 琴帝 超级宗门系统 恶魔打工人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我资质平平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左风少年 金陵春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破蝶 大唐孽子 月华庭 修真医仙在都市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极品仙尊归来 轮回之无限进化 觉醒钞能力 七瓣花开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苍穹炼狱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欢喜小娘子 特战天神 寻剑 我是锦衣使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左道倾天 天狐缘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烽火华夏 绝世妖劫 药满田园 执剑问青天 绝品天医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阴阳至道 扭曲的日常物语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花开锦绣 冲吖~墨鱼丸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传奇剑神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修神外传 导量I创间十银 魔王魔王发大财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妙手小医仙 连环妙计 成长中的经历 洪荒之太清问道 偶像竟是我自己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黄河惊奇手札 左风少年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葬灵纪 花涧无痕 我有好多复活币 剑仙无敌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我儿快拼爹 绝世剑魔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策妖之三界风暴 沧元图 重生之大俗人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联盟之 海贼之亡者监狱 火影之 诡三国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跑毒大师 大唐明月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我的1978小农庄 太古 南北往事 龙界归来 魂曜星尘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仙武帝尊 超神圣骑士 末日为王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大明镇海王 冥玄破 啸澜 阎罗圣域 大汉黑科技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仙府 造化之念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水龙步梦 地卷遗册 苍穹炼狱 网游之萌植暴医 神级外卖员 枭臣 梦里应知身是客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天师神婿 大王饶命 丰碑杨门 神医:姑娘请自重 战医无双 问仙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巡狩大明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闻鱼 唐朝倒霉蛋 苦情九天 卡尔戏三国 贞观大闲人 继祖传宗 凤唳九天 快穿女主VS女配 奇门圣尊 女神的天才保镖 江山易老红颜旧 烽火华夏 秒杀 我真的想当配角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我有一座无敌城 斩月 剑仙无敌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的微信连三界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葬阴人 酒歌 十三皇子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权宠新娘蜜如甜 尘缘 这个诅咒太棒了 三生桃花簪 无法遵循的规则 前夫又在耍花招 短情 上品寒士 狂兵龙王 宦海风云记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带着虎符当太子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从八百开始崛起 诸界末日在线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佛灯与剑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晋南春 如墨如你 第七纪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大马士革断喉剑 万域剑神 一笑香街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