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二十六章 走春秋看春秋
    数骑驰骋出太安城,皆是离阳最精锐的驿卒,所骑乘的驿马,竟是皇帝心爱的汗血宝马,驿骑在御街大道上策马狂奔,所过之处,无一人胆敢稍加阻滞。

    为首驿骑携带有一道八百里加急的圣旨。

    圣旨不合礼制,除了盖有一方离阳天子的国玺大印,在金黄绢帛上只有寥寥四字:或战,或退。

    驿骑疾驰出城之时,恰好有一人缓缓走入正南城门,汗血宝马竟是直接从此人身躯中一穿而过,既没有人仰马翻的画面,也没有血肉模糊的场景,骑士继续南下送去十万火急的秘旨,那位太安城访客依旧安然无恙地入城。甚至没有巡城甲士擒拿此人,所有南门附近的甲士百姓都对他视而不见。他入城之后,一路来到下马嵬驿馆,在一棵龙爪槐下驻足,看到有十四名佩刀男子,依次走出这座专供徐家将士使用的驻京驿馆,纷纷上马,前往皇城。龙爪槐下的年轻男子跟随其后,如仙人御风,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看他一眼。

    但他认识他们,或者说猜得出他们的各自身份,骑队里的为首老人,叫冯岭,出身辽东草莽,徐骁麾下一员步军猛将,甲子高龄,前年靠着实打实军功在京城当上了正三品高官,要知龗道去年初夏徐骁立下灭国之功,也不过从二品的品秩。

    后一骑是辽西马贼出身的朱长福,鱼鼓营创建者,重伤未愈,暂时在京城伤病,没能跟随徐家铁骑南下。

    接下来是降将张都坚,最终在莲子营标统的位置上退下来,

    秦云,先登营老卒,一辈子只当过伍长这么个“大官”。

    赵凤阳,蓟州人士,是徐家军里资格最老的斥候,后背挨过一根毒箭后,每逢阴雨天气就犯病,痛入骨髓,只好退出行伍。

    宋开卷,绰号摇头秀才,读过几天书,与人言谈时喜欢摇头晃脑,文绉绉说话,曾经是辽西一股匪寇的狗头军师,结果撞到当时还是校尉的徐骁矛头刀尖上去,给一锅端,宋开卷因祸得福,由匪变兵。上了年纪后,愈发骑不动马,就在太安城里开了家酒楼,只要是徐家铁骑的袍泽,酒肉管够饭菜管饱,所以这些年一直做着赔本买卖,也没见老酸儒就如何心疼了,总给自家婆娘子女不断念叨。

    等等,总计十四人,都是一次次枪林箭雨中侥幸不死、本该在京城安度晚年的老人。

    此时此刻的天下大势,是被后世史家称作北汉东越的两个北方政权,相继覆灭,期间徐骁先是逼死北汉有“大汉神木”美誉的樊大将军,势如破竹,率军攻破皇宫,一路策马踏入金銮殿。另一路南征军,卢升象以千骑雪夜下庐州,一举打开东越门户,顾剑棠几乎兵不血刃就轻松拿下半国之地。离阳赵室的卧榻之侧,已无外人酣睡,随后赵家天子站在徐顾两位正值青壮的功勋将领一边,力排众议,执意要跟兵甲雄壮不输离阳的大楚来一场决定天下归属的决战。但是景河一役,妃子坟死战,接连数场大战,之前战事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离阳兵马开始接连受挫,一直等到西垒壁两军对峙,双方谁都不敢自称稳操胜券,何况大楚有一位号称百战百胜的兵圣叶白夔亲自压阵,离阳朝廷开始人心浮动,随着徐骁按兵不动多时,京城里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更有数份分量极重的隐蔽谍报传入皇宫,言之凿凿,大楚皇帝亲笔加玺密信就搁在徐骁军营的书桌上,要与离阳庙堂内饱受委屈的徐骁划江而治,共治天下。

    朝廷里主张先下大楚再吃天下的主战派,人数本就不多,两军对垒西垒壁,胜负难料,输则输掉好不容易打下的整座北方江山,就连被朝廷寄予厚望的顾剑棠都开始选择闭口不言,放缓了南下速度,如此一来,离阳朝廷再无一人愿意为徐骁出头说话,徐骁以往种种僭越举动都被罗列出来,满朝文武都苦劝皇帝,务必火速召回离阳一口气屯于西垒壁的三十万大军,否则徐骁一旦心怀不臣之心,莫说跟大楚争夺天下,恐怕连离阳的家底都要给掀翻了。

    老人冯岭高坐马背,视野中的皇城大门越来越高大,骑术娴熟,这些年虽说是在太安城养老,但一直没落下,老人歪头朝御街狠狠吐了口唾沫,伸出拇指习惯性抹了抹嘴角,喃喃道:“你们这帮王八蛋个个在皇帝面前要死要活,不是披麻戴孝就是让人抬着棺材,还有在金銮殿上假装要撞梁的,结果呢,你娘的,到头来一个都没死!老子就让你们软蛋知龗道徐家铁骑是怎么个活法,怎么个死法!”

    十四骑来到皇城门外,冯岭一骑居中停马,其余十三骑一线排开,然后十四人同时翻身下马,不约而同松开缰绳,摸了摸马脖子。

    张都坚咧咧嘴,转头看着宋开卷,“摇头秀才,咱们都是糙老爷们,说不来话,就你老小子读过书,要不你来?”

    宋开卷白眼道:“换嗓门大的。”

    一手创立先登营的秦云轻声道:“干他娘!真想有机会带着兄弟们爬上那儿的城门,插上咱们的徐家旗。”

    赵凤阳笑骂道:“狗日的,你要这么干,这不坐实了那些咱们要造反的谣言吗,闭上你那张吐不出象牙的歪嘴。”

    冯岭摸了摸腰间刀柄,轻声道:“嗓门大小都没用,那帮官老爷就算听见,也只当没听见的。”

    宋开卷就算同意别人,也会下意识摇头,微笑道:“老宋我这辈子只会出些馊主意,没怎么上战场打仗,就更别提冲锋陷阵了,要不今天让老宋走第一个?”

    一直瞧不起宋开卷的老卒蒋盛伸出大拇指,啧啧笑道:“宋秀才,你一辈子窝囊怕死,这回够爷们,以前蒋盛骂了你很多次,今儿心服口服,说你一句好,再给你赔个不是!”

    朱长福轻声笑道:“晚啦晚啦,到了地底下,老宋他可就没有酒楼给咱们蹭酒喝喽。”

    老秀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环视左右两边的老兄弟,沉声道:“宋开卷先行一步。”

    与此同时,冯岭怒喝道:“抽刀!”

    十四柄徐家刀,十四条命。

    慷慨赴死。

    年轻人就像一只既不在阳间又不在阴间的孤魂野鬼,只能安静站着十四人身后,眼睁睁看着他们同时抽刀割脖自尽,又几乎同时往后倒去。

    他走到冯岭身边,蹲下身,缓缓伸出手,似乎是想帮死不瞑目的老人合上眼睛。

    ————

    丹铜关,关内十步一禁,明桩暗哨无数,关外更有离阳近千精骑终日游曳。

    看似是严密保护关内的一大帮天潢贵胄们,可关内关外都心知肚明,哪怕是那些年纪都不大的稚童和少年,都清楚他们是朝不保夕的可怜“质子”,他们是死是活,取决于父辈是否获得那名坐在太安城龙椅上老人的信任。日后半个字都不见于史书的丹铜关,关押着许多将来影响王朝格局的皇亲国戚和金枝玉叶,有北凉王妃吴素和第二代北凉王徐凤年这对母子,有淮南王赵英的独子,有未来的燕敕王世子赵铸,有大将军顾剑棠的长子和女儿,等等。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关外的亲人,无一例外都是坚定的主战派,并且足以决定一时一地甚至是一朝一国的局势。

    但是这些人的重中之重,无疑是那位女子剑仙,吴家剑冢的当代剑冠吴素!若非是她的存在,丹铜关根本不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地重兵把守。

    这个夜晚,一名小乞儿熟门熟路地奔跑在阴暗小巷中,始终紧贴着墙根阴影中,到了一栋院子外墙,轻轻扒开一堆早已松动的砖头,露出狗洞大小的窟窿,小乞儿悄悄钻进去后,顺手捡起三颗小石子,猫腰潜行到一扇窗下,丢了两颗到窗纸上,才丢出第三颗,就听到一声沉闷的吃痛声,然后一道身影翻窗落下,小乞儿无奈道:“小年,咱们不是约好了三颗后才开窗吗?”

    挨了一石子的同伴,是个比小乞儿还要年幼的稚童,眉清目秀,有着不常见的北人南相,轻轻对小乞儿瞪眼,低声道:“死脑筋,就你还想跟我娘亲学剑!”

    小乞儿赧颜一笑,然后抓住同伴的袖子,满脸焦急说道:“我老师今晚就要带我离开这里,你走不走?要走咱们哥俩一起跑!”

    小小年纪便很有书卷气的孩子摇头道:“我娘说了,不是不能走,是不能走。”

    小乞儿听得一阵头大,“都啥时候还跟我打哑谜,就你读书多!你就说到底走不走!我可是求了老师大半夜才求来的机会,错过了这次,咱们以后可能就真的再也见不着面了。”

    说到这里,小乞儿有些红了眼睛。

    另外一个孩子咧嘴一笑,“我真不走,书上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你放心,书上也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小乞儿火急火燎得去挠自己的脑袋,显然给这个小年彻底弄迷糊了。

    “小年”嘿嘿笑道:“你还有老师?是老乞儿吗?”

    小乞儿赶紧摇头道:“当然不是!是个学问很大很大的读书人。”

    小年悄悄坏笑道:“很大是多大?有隔壁街上燕子姐姐的胸脯那么大吗?”

    小乞儿无奈道:“小年,真不走?我可真不管你了啊,我要是再不回去,师父就要急死了!”

    小孩子嗯了一声,让小乞儿等会儿,翻窗回屋,很快就又翻窗而出,熟练至极,塞给小乞儿一只袋子,摸了摸小乞儿的脑袋,老气横秋说道:“本来说好了以后咱们一起上阵杀敌,你力气大,管冲在前头,我读书识字多些,就帮你出谋划策,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这袋子钱你拿着,出门在外,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嘿,你不是总馋嘴鸡腿吗,记得到了安全的地方,买两只,就算我也吃了。”

    小乞儿小心翼翼放好袋子,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正要开口说出那个爹让他在关内对谁都不能说的秘密,小年已经推了他一把,“赶紧走啊,愣着干什么?!等你走后,我就去喊娘亲到院子里练剑,大概能帮到你一点。”

    小乞儿哽咽呜咽起来,“小年,你千万别死啊,以后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这辈子就只认你一个兄弟的。”

    那个稚童的年龄比小乞儿要小好几岁,却似乎远比小乞儿老道成熟,反而在安慰他,“你才多大,就一辈子一辈子的,走你的,史书上那些成大事者,连老子媳妇儿子都能说丢就丢,哪像你这么婆婆妈妈。”

    小乞儿重重点了点头,又猫腰返身离去,在狗洞那边的阴影中,朝小年挥了挥手。

    小年摆了摆手。

    等小乞儿走了以后,一直像是很无所谓的乐观孩子,蹲坐在墙角根下,抱起双膝,偷偷抽了抽鼻子。

    突然脑袋上被轻轻拍了一下。

    吓了一跳的孩子赶紧转头,结果看到娘亲那张温暖的笑脸,赶忙擦去眼泪,轻声道:“娘,别跟爹说我哭了啊。”

    仪容无双的女子将儿子提坐在窗口上,柔声笑道:“小年,要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只因未到伤心处。真伤心的时候,想哭就哭,别憋在心里。”

    稚童哦了一声。

    女子笑道:“去,拿剑匣。”

    孩子雀跃道:“娘亲答应了?好咧,我这就去!”

    孩子跳下窗台,去搬动那只差不多跟他人一样高的紫檀剑匣。

    女子来到院中,回眸一笑,看到了儿子很吃力地扛来那只剑匣。

    她接过剑匣,孩子就转身小跑,坐在台阶上,托着腮帮,目不转睛凝视着娘亲。爹可是亲口说过的,娘能打趴下一百个他呢。

    女子竖立起紫檀剑匣,一手按在剑匣上端。

    她没有立即驾驭那柄天下闻名的大凉龙雀出剑匣,可名剑虽藏在匣,那份剑势,已是气冲牛斗。

    丹铜关内一连串尖锐鸣镝骤然响起。

    女子负手而立,剑匣微颤,一缕缕紫色剑气不断渗出剑匣,映照着整座院落都紫气盎然。

    可让丹铜关上上下下都如临大敌的那柄大凉龙雀,竟是整整一刻钟,都未曾出匣,但是丹铜关所有披甲将士和江湖高手都早已鸡飞狗跳,人人提心吊胆。

    好在那名女子剑仙不知为何改变了出剑破关的初衷,这让丹铜关如释重负,说实话他们对这位吴家剑冢走出的女子,是三分警惕三分畏惧四分敬重,很不希望跟她正面对敌。

    院中娘俩相视会心一笑,孩子扛回剑匣放好,然后出屋子跟娘亲一起坐在台阶上,看着满天繁星。

    而一个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边的年轻人,就坐在不远处,陪着他们。

    孩子把脑袋搁在娘亲的膝盖上,好奇问道:“娘,大姐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二姐说不会,那到底会不会啊。”

    女子摸着孩子的脑袋,微笑道:“不知龗道啊。”

    孩子叹了口气,“我要是能快些长大就好了。”

    女子摇头笑道:“不长大才好。”

    孩子站起身,把手放在比脑袋更高的地方,笑道:“娘,你信不信我明天一觉醒来,就有这么高了!”

    女子笑着没有说话。

    孩子抬着手蹦跳了几下,“后天就有这么高!”

    女子站起身,站在孩子面前,抬起手,手的位置比她自己还要高些,然后低头柔声道:“小年,慢慢长大,不要急,迟早有一天,你会这么高的。”

    然后她抬起头,望着那个高度,笑了笑。

    “小年”的身后。

    恰好在女子比划的那个高度。

    出窍神游于春秋中的徐凤年泪流满面,望着她,轻轻喊道:“娘。”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我真的是个内线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敛财人生[综]. 狼心神女 魔王不必被打倒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阴阳术士 天耀九霄 重生之至尊仙婿 江辰唐楚楚 七只妖夫逼上门:公主,请负责!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跑毒大师 青山下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凤唳九天 江上寒月明 风雪靖苍生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时空穿梭商人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半夏堇色 夜烬天下 全职高手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雾锁道途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海贼之亡者监狱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剑仙无敌 爱若累了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日娱之过往 收个逆徒是男主 大唐孤星之远东战争 汤小米加左轮 炼器雄心 九零团宠A爆了 家丑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飞刀战神在都市 灰色灵魂 灰戈 我要你 幻想之梦境世界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卖假货的系统 黑色玫瑰 逆命志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重生之素手乾坤 诸天福运 一寸山河 我能无限就职 允你一世而不言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我在仙界朝九晚五 飞天 陨落少女 正阳门庭 十刹阎罗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剑起云华 掌中之物 摄政王府小作妖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醉仙葫 从长坂坡开始 箭魔 医婿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他年君归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木叶之王牌间谍 深海拳王 武灵天下 网游之华夏世界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世界副本 茉莉菊花 情忘星河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芷妃殇 超级黄金指 大唐:八岁大将军 卖假货的系统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我的狐仙娇妻 重生黄金时代 爱情没有那么甜 男神他总想秀恩爱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嫡女锋芒之狂妃 田园小王妃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新宅佳梦 开局拯救波之国 重生黄金时代 醉风月 重生黄金时代 大明开局就登基 腹黑太子高冷妃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秦缘记 冥罗陆 我的世界之元素之战 超凡机械城 二度人生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总裁的秘密恋人 医世荣华 剑道通神 当医生开了外挂 凰甝斗 青春校园任我行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我能无限就职 侯府后院是非多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七只妖夫逼上门:公主,请负责!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明天下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前任无双 秋水录 吾妻非人哉 符篆苍穹 携手看世间繁华 汉末文枭 幻想之梦境世界 从仙界归来 混天大圣 回到明朝当王爷 弃宇宙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风云之旅 边谋爱边侦探 闻香,是君来 倾熙于染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封魔将军 危险,勿靠近 敬我为神明 十里红妆为谁扮 霍格沃茨的留学生 法相仙途 寂寞杀场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万妖诛天当邪神 此间星辰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血腥异兽 修仙五千年 山海图录 骑着电驴追飞机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回到过去变成虎 美女主播的全能水友 庶女攻略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教父的荣耀 黎明又相见 乱世世子妃 末世危城 城里人酒馆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禁风起 神道丹尊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官途 镇天武圣 腹黑太子极品妃 转世神医在末世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史上 混沌天经 武道乾坤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1949我来自未来 从盗墓到首富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网游之天下无敌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千金不低头 至尊武神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国王万岁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余生唯有我与你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