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噤若寒蝉(五)
    国子监前,前不久树起十数块新碑,篆刻有出自翰林院新近黄门郎们手抄的儒家经籍,供天下士子读书人观摩校对,京城为之轰动,不说文官,便是那些不通文墨的老牌宗室勋贵,也是接踵而至,以示“崇文”。

    两名中年儒士先后乘坐马车到达国子监牌坊附近,大概是烈日当空的缘故,来此抄写经书的学子并不算多,只不过等到两人挤到一块石碑前,仍是足足等待了小半个时辰,两人相视一笑。碑下蹲着个身前摆放有小案几的年轻人,衣衫寒酸,也不知是从地方上慕名而来的外地书生,还是在科举落榜后留京等待下一场礼部春闱的落魄士子,想来案几上那套文房四宝耗去他不少盘缠。其中一位中年儒士颇有兴致地弯腰望去,欣赏年轻书生的伏案奋笔疾书,年轻人每次蘸墨极少,落笔极快,估计是以此来省钱,只是勾画依旧一丝不苟,很漂亮的一手正楷。

    那弯腰儒士微微点头,同伴儒士则没有看碑也没有看人,伸手遮在额前,望向远方的天空。

    年轻书生心无旁骛,偶尔搁笔揉一揉手腕,从不抬头,也就没有发现身侧的两名前辈读书人,不过就算年轻人认真打量,也认不出两人的身份。

    低头凝视了许久,那位腰悬一块羊脂玉佩的儒士终于直起腰,轻轻挪步,走到年轻人身后,有意无意为衣衫清洗泛白的贫寒士子挡住了那份烈日曝晒,然后轻声问道:“谢先生,都来了?”

    被称为谢先生的男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点头道:“来是都来了,不过真正站在徐凤年那边的,不多,徐偃兵之外,也就白衣洛阳和那朱袍女子。邓太阿,只是想趁着曹长卿自取其死前,意思意思,双方肯定点到即止。至于曹长卿这趟入京,大概是想跟徐凤年说几句遗言吧,否则以曹长卿以往的脾气,哪里会悄悄入京,故而这次恭请衍圣公来此,是陛xià多此一举了。有吴见和柴青山出手阻拦,加上姚晋韩三位赵勾,即便徐凤年铁了心要行悖逆之举,也很难。再者徐凤年这次擅自入京,是冲着漕运开禁来的,其实太安城没必要一惊一乍,一张桌子两张凳就能聊完的事情。”

    站在年轻士子身后的儒士平静道:“似乎谢先生说漏了蜀王殿下。”

    谢先生微笑道:“与衍圣公,谢某懒得打马虎眼。”

    当代衍圣公眉宇间布满阴霾,似乎有些怒气,稳了稳心绪,沉声道:“谢先生就这么希望北凉和朝廷玉石俱焚,以便先生辅佐的蜀王火中取栗?”

    在那幅陆地朝仙图上高居榜首的谢观应一笑置之,收起手掌,转头看了眼这位忧国且忧民的衍圣公,“有忠心耿耿顾剑棠手握数十万两辽精锐,又有赵炳的南疆大军虎视眈眈,哪里轮得到蜀王趁火打劫?”

    好像知道彻底惹恼一个衍圣公并不是什么好事,谢观应不再出言挑衅,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蜀王从广陵道北上进京,我是不答应的。进了京城这是非之地,假设徐凤年疯了要大开杀戒,那你陈芝豹是护驾还是不护驾?袖手旁观,事后传出去天下寒心,出手阻挡,也没任何好处,连兵部尚书都早早当过了,如今又是蜀王,就算拿到一个不会增加一兵一卒的大柱国头衔,并无裨益。这个时候,卢升象唐铁霜之流可以强出头,陈芝豹顾剑棠燕敕王这三位,是蝉是螳螂还是黄雀,仅在一线之隔,显而易见,谁耐心更好,谁获利更多。”

    衍圣公眉头紧皱。

    谢观应轻声笑道:“自大秦亡国以后,天下跟谁姓,只有两种人不上心,第一种是反正只能听天由命的老百姓,第二种,就是衍圣公府内姓张的,翻天覆地了,衍圣公还是衍圣公。龙虎山的下场如何,衍圣公没有看到?那棵天人赐下的谪仙莲,如今没剩下几朵紫金莲花了。”

    衍圣公由衷感慨道:“兴亡交替是大势所趋,但是在兴亡之间,我希望能够少死人,尤其是少死一些读书种子。”

    谢观应略带讥讽道:“所以才去广陵江上见曹长卿?又如何了?曹官子听衍圣公的了吗?衍圣公啊衍圣公,读书人是读书,可别忘了还有那个人字,是人就有七情六欲,道教典籍上的仙人尚且无法做到真正长生,读书人也不能总做读书一件事。荀平张巨鹿放下书本走入庙堂,一个英年早逝,一个晚节不保,徽山大雪坪有个叫轩辕敬城的读书人,为情所困,至死都没有走出一座徽山,曹长卿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生一世都不曾真正走出过西楚皇宫,什么儒圣什么曹官子,不过就是个棋待诏罢了!”

    衍圣公摇头道:“曹先生绝非你谢观应所说的这么不堪。”

    头一回被直呼其名的谢观应无动于衷,冷笑道:“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女子都放不下,何谈收官无敌?下棋下棋,结果把自己下成棋盘上的可怜棋子,滑天下之大稽!”

    张家当代圣人望着这个睥睨天下国士的“端碗人”,对他摇了摇头。

    谢观应大笑着离去。

    衍圣公站在原地,喃喃道:“先生先生,对天下形shì未卜先知,救民于水火,于国难当头之际,不妨先死一步。你谢观应只是个一心想着亲笔书写青史的书生,书生而已啊。”

    这位身份显赫的张家圣人转过身,看到那一块块石碑,久久无语。那个抄书士子发出一阵浑浊呼吸声,应该是手腕终于扛不住酸疼了,然后他意识到那个影子,扭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陌生儒士。

    衍圣公对他微微一笑,问道:“若是不介意,由我来替你抄写一段?”

    那寒士犹豫片刻,好像做了个极其艰难的抉择,终于点点头。

    衍圣公卷了卷袖子,从摇晃起身的年轻人手中接过那根笔,盘腿而坐,开始落笔。

    寒士重新蹲下身,歪着脑袋看去,如释重负,这位前辈的字乍看之下不显风采,规规矩矩,虽然不至于让人觉得匠气,却也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清逸仙气,但是久而久之,就让年轻人浮起一种中正平和的感觉。

    但是看着这位正襟危坐的前辈不急不缓写了百余字,年轻人就有些着急了,小声提醒道:“先生可否稍稍写快些。”

    衍圣公点头笑道:“好的。”

    看着那他果真加快速度落笔,很担心墨锭不够支撑抄完碑文的年轻人悄悄松了口气,不过等那人又写了两百字后,年轻人只得厚着脸皮说道:“先生……”

    衍圣公歉意道:“知道了,再快些。”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人又开始着急起来。可事不过三,他实在没那脸皮再念叨这位好心的前辈读书人,只是他今天好不容易才占到就近抄写碑文的位置,明天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京城有夜禁,只有近水楼台的国

    子监学子,才能让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们挑灯夜抄书。而且就算囊中羞涩的他有幸求学于国子监,也委实心疼购置灯油的银钱,所以只能在烈日下才有抢占一席之地的机会。

    虽然没有抬头,但已经好像察觉到年轻人的焦急,儒士一边落笔一边说道:“真的不能再快了。”

    年轻人大概是破罐子破摔了,咬咬牙,笑道:“先生,不急。”

    而那个中年儒士好似也就顺杆子往上爬了,一本正经道:“写字行文,读书做学问,都是一辈子的事情,慢一些,扎实一些,方能徐徐见功。”

    两腿发麻的年轻人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听到颇似酸儒的言语后,忍俊不禁道:“先生说的是。”

    衍圣公目不转睛提笔书写的同时,笑问道:“听你的口音,是北凉人氏?”

    年轻人嗯了一声,轻声道:“晚生来自幽州胭脂郡,会试落选了。”

    衍圣公继续问道:“怎么,没去找左散骑常侍陈大人或是洞渊阁大学士严大人?不然找一找国子监左祭酒姚大人也好嘛。这几位都是北凉出身的大人物,据说对北凉士子都是多有照拂的。”

    年轻人坦诚道:“不是没想过,只是国子监大门我进不去。而大学士府邸和陈少保的家门,估计更难,京城里人都说宰相门房七品官,我又是脸皮薄的人,生怕自己好不容易走了十几里路,到头来连敲个门都不敢。

    再说有这来回二十多里路的功夫,我还不如多抄些经书。”

    衍圣公微笑道:“听你所讲,不像是个急躁性子的,怎么?”

    年轻人尴尬道:“这不总想着写快些,就能少用些墨锭。我们不比你们京城读书人,还讲究什么浓墨淡墨枯笔渴笔的,像好些跟我一样在北凉寒窗苦读的同乡,溪边用手指蘸水在青石板上写,是写。用芦苇杆子在地

    上是写,到了冬天在大雪地里,拿把扫帚也能是写。嘿,到了京城,就算到了下雪天,就我住那地儿,门口好不容易有些积雪,一大早就给家家户户清扫干净了。”

    衍圣公会心一笑,半真半假打趣道:“你说京城人讲究多,那我还真要跟你说个讲究,不管是会试还是之后的殿试,写什么字是有很深学问的,像早年宋家父子主持科举的时候,同等才学的文章,写没写宋体字,名次就有高下了。下一次春闱呢,不出意外是礼部尚书司马朴华和礼部左侍郎晋兰亭负责,其中司马尚书的字,以前无人问津,在当上礼部主官后,‘自然而然’就流传较广了,你要临摹虽不算容易,但也不算太难,记住一点便是,弃楷用行,终归是无大错的。至于那位晋三郎,心高气傲,在字一事上投其所好,没有半点意思。”

    京城卖糖葫芦的小贩都敢说自己见过七八位黄紫公卿,一个儒士善意地侃侃而谈,年轻人毫不奇怪,他感激道:“学生记住了。”

    衍圣公点头道:“不迂腐,很好。酸儒做不得。”

    年轻人忍不住又笑了。

    衍圣公突然问道:“上次殿试,好像没有北凉士子?”

    年轻人嗯了一声,没有多嘴。内幕如何,太安城心知肚明。离阳朝廷限制北凉会试名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上次春闱正赶上新凉王成功世袭罔替,尤其拒收圣旨一事跟朝廷闹得很僵,北凉士子想要出人头地,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没有。

    年轻人想了想,苦笑道:“当时一起进京的五人,四人在今年开春就都回去了,下马嵬驿馆那边,会给咱们北凉落第士子返程的盘缠,所以四人都把余下的银钱都掏给我了,其实他们的道德文章,做得不比我差。”

    衍圣公纳闷道:“怎么回去了?下一次会试,你们会顺lì许多的。就算不知道这个……你们五人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怎么就不再搏一搏?而且,当时北凉不是正要打仗吗?”

    年轻人咧嘴笑道:“所以才回去啊。”

    衍圣公停下笔,若有所思,转头问道:“冒昧问一句,你们那位北凉王,为人如何?”

    年轻人自嘲道:“我一个穷书生,在北凉除了两任家乡县令,就再没见过什么高官了,哪敢置喙王爷的好坏。”

    衍圣公把毛笔抵还给北凉寒士。

    两人换了个位置。

    年轻人这次没有急于落笔,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那块石碑,然后转头对那个猜不出身份的儒士说道:“先生,知道我们北凉树起多少块石碑了吗?也许有一天,会比国子监所有石碑上的字还要多。我留在这里,不是贪生怕死,是怕京城庙堂上只有晋兰亭这样的北凉人,是怕整个离阳误认为我们北凉读书人,都如晋兰亭这般不堪!我自幼体弱多病,去上阵杀敌,恐怕只能成为北莽蛮子的战功,但是留在这里,可能我今天只能与先生你一人说这些,但同样也许有一天,哪怕北凉打没了,我还可以跟一百个一千个先生说这些。”

    衍圣公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走出几步后,转头看了眼那个年轻北凉士子的消瘦背影。

    这个两次催促那儒士写字快些的年轻人,肯定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天底下的皇帝,可以同时有几个甚至十数个,但八百年以来,以至于千年以后,张家圣人衍圣公,一代传一代,当世只有一人。

    而此时聚精会神抄书的年轻人,也没有发现国子监大门口内聚集了数千学子,密密麻麻,全部瞠目结舌看着他跟那个“不知名”儒士的闲聊。

    在国子监一大帮官员的约束下,没有一人胆敢越过雷池跨出大门,前去打扰衍圣公。

    这一天,当代衍圣公离开京城。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营川1934 农门婆婆要修仙 完美世界 宦宠 东京吃货 闻鱼 特工凰女倾天下 密室逃不脱 山海封神传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太古 铠甲勇士死神 把云娇 东宫 天刚传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电子大唐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残王嫡妃 流年千载忆成空 混元真仙 原始大时代 天耀星官 锦衣长安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良辰美景未曾负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琉璃美人煞 西游魔改篇 老公大人,强势宠 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君心入骨,为你着魔 云若月楚玄辰 如墨如你 天鹰传奇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君家有酒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丘丘人的原神之旅 进化游戏零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云胡不喜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微铁镇Ⅱ 穿越回来 烽火乱诸侯 我真的是反派啊 女配是个小可怜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有一身被动技 修罗武神传奇 终极猎杀 网游之凌云风雨 小楼传说 多情只有离庭月 我的功德不见了 开局拯救波之国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梦思卿 阴阳至道 百炼成仙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诛天龙皇 三生桃花簪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斗罗之蚀雷之龙 五代梦 通天之路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飞来客栈 教父的荣耀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西游魔改篇 她之城传 道则书 现状入侵 间客 娘子勿跑:夫君似兽 万古天帝 混血公主你不乖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修仙从沙漠开始 大明雍王 万古神帝飞天鱼 策江山:嫡若惊鸿 烈焰 武道乾坤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启明1158 艳客劫 朕的丞相有喜了 微铁镇Ⅱ 神秘聊斋 至尊神皇 幻想之梦境世界 叫你一声大师兄 江湖有信 我心中的敌人 虎啸断云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葬阴人 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两手书局 从仙侠世界归来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万界仙帝 姑娘你不对劲啊 男神从打卡开始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神魔养殖场 魔神大明 天眼 我以年龄为生 太玄极道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斗罗之画师 我在古代当大侠 散人的自我修养 此药解情毒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大魏宫廷 重生之庶女琉璃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穿越了的学霸 职游之虚与现实 网游之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异界魔头在都市 戏精打脸日常 江上寒月明 吾妻非人哉 一个顶流的诞生 重生长姐种田忙 觅仙道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都市修仙奇才 烈焰 一境无敌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即鹿 大汉黑科技 我们是兄弟 御鬼者传奇 八字命师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江辰唐楚楚 止道为仙 修仙五千年 有事先找靳先生 奇幻浪漫物语 妖女白秋 潘德大领主 法相仙途 DNF之金牌导师 仙界第一卧底 神谕:莽荒法则 木叶寒风 军工科技 神医魔后 主角开始抱团啦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美女世界 可能是本假银魂 极品贴身家丁 盛世安景 嫡女贵嫁 妖神录乱世妖女 长嫡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长安十二时辰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谁的空间 妖怪主子就是我 祖宰诸天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星河寂灭 忍者就该出肉装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危险老公小娇妻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凤凰珞 可能是本假银魂 剑色生香 扭曲的日常物语 通天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