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两百七十五章 腰佩双刀,绣冬春雷
    清凉山徐家,男子在议事大堂守岁,女子其实也不曾入睡,而是聚集在了徐渭熊的小院,虽然与梧桐院一般铺设了堪称遮奢的地龙,可是自凉莽大战以后,无论是梧桐院还是此地,就不曾使用耗费木炭无数的地龙了。姑姑赵玉台哪怕面对徐渭熊,也始终戴上面甲,正在低头弯腰拨弄着炭火,火光映照着那具面甲,熠熠生辉。陆丞燕和王初冬坐在徐渭熊左右,性情跳脱的王初冬素来不喜讲究坐姿的太师椅,就坐在小板凳上,此时干脆把脑袋搁在徐渭熊膝盖上,睡眼惺忪,徐渭熊伸手揉着这位弟媳的发丝,动作轻柔,王初冬便愈发打瞌睡了。贾家嘉和徐婴坐在特意去掉门槛的门口那边,玩着十五二十的游戏,各自双手收放让人眼花缭乱,却悄无声息。屋里屋外,只听到偶尔炭火崩裂的细微声响,显得安静而祥和。

    赵玉台轻轻拨动灰烬遮掩了一下炭火,免得让王初冬那妮子感到裙摆滚烫,她终于打破沉默,轻声叹息道:“不该这么逼迫小年的,既然是一家人,就算明知劝不动,事先打声招呼也好。”

    徐渭熊视线低敛,凝视着炭灰下若隐若现的火光,柔声道:“姑姑,他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从小就是死犟脾气,认准的事,哪怕是娘亲责罚他,他也不会转弯。如今又是武道大宗师了,他如果一气之下独自离开凉州,谁拦得住?难道我还能让袁左宗领着大雪龙骑去堵他?徐偃兵也好,呼延大观也罢,目前北凉屈指可数能够拦上一拦的大宗师,又是性情中人,更不会阻拦,说不得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别看我们打赢了北莽,说到底,爹就留给我们只此一付家当,哪里经得起他随意挥霍?”

    徐渭熊脸色晦暗不明,尽量平淡道:“为何我放出话去,所有北凉权势人物在今天这个除夕夜赶到咱们家?自然有人是出于私心,生怕北凉因此身陷西楚漩涡无法自拔,折损了兵马,牵一发动全身,指不定就会导致北凉失守,那么他们就要被打回原形,到手的官爵都打了水漂,日后就算离阳朝廷肯招安收纳,又有几个十年二十年光阴可以让他们在官场重新攀爬?但我也相信,更多人是出于公心,只是为了北凉,为了北凉边军而来,不惜为此以下犯上。”

    屋内除了徐渭熊的话语声,便死寂沉静。

    徐渭熊不知不觉加重了语气,“也许他能够拍着胸脯,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北凉之所以有今天的片刻安稳,是他徐凤年亲手打造出来的局面,虎头城外,葫芦口外,青苍城外,西域千里,他都去过,都拼过命,所以他有资格任性一次。”

    赵玉台抬起头,问道:“难道不是吗?”

    徐渭熊面容凄苦,摇头道:“不是的啊!”

    虽然冰冷面甲遮住了那张狰狞恐怖的容颜,但赵玉台明显有了几分怒气,沉声道:“就因为他姓徐,是大将军和王妃的儿子?!”

    徐渭熊跟赵玉台对视,眼神坚毅,“他是徐家的嫡长子!更是关系着北凉两百多万户人家生死的北凉王,也是武评四大宗师之一,他既然当年选择给自己增加担子,自己要去习武,那他就应当像我们爹那样每逢战阵,必身先士卒!甚至比我们爹更理所应当地直面拓拔菩萨,直面北莽百万大军!是他自己把唯一的退路给堵死的,是他让自己做不得退一步便可安享太平的藩王,怨不得别人!”

    赵玉台欲言又止,唯有叹息。原来这才是她当年极其不愿徐凤年习武的真相,练武练成了绝世高手,一旦成了沙场万人敌,那么凉莽大战期间,有什么理由只是躲在幕后运筹帷幄?若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年轻藩王,不是大宗师徐凤年,才仍然有借口不去亲身陷阵厮杀,退一万步说,即便要骑马上阵,总归只会死在很多人之后,又甚至……在她不希望他死在北凉的时候,她就可以强行带着他离开西北,远走高飞?面对这样苦心孤诣的女子,赵玉台生气不起来。

    徐渭熊突然拍了拍王初冬的小脑袋,毅然决然道:“我要去给议事堂那边再添一炉炭火。”

    王初冬揉了揉眼睛,不明就里。

    赵玉台苦涩道:“还要做什么?难道还不够吗?”

    徐渭熊在王初冬抬起脑袋后,冷声道:“虎头城刘寄奴,龙象军王灵宝,卧弓城朱穆和高士庆,这些人,那些人,很多人,都死了,我要去为议事堂为他们添椅子!我就是要徐凤年亲眼看着一张张空落落的椅子!”

    陆丞燕突然说道:“我去。”

    徐渭熊笑了,弯曲手指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傻啊,这种事你怎么能做,这个恶人谁都能做,唯独你陆丞燕不能。”

    赵玉台也点头道:“丞燕不要管。”

    徐渭熊打断赵玉台接下来要说的话,“姑姑,我去!”

    赵玉台沉默许久,终于缓缓点头。

    没了徐渭熊的屋子,无人说话。约莫两炷香后,徐渭熊推着轮椅回到门口,脸色苍白。

    赵玉台起身走过去,心疼道:“小年朝你发火了?姑姑这就去教训他!”

    徐渭熊死死抓住赵玉台的袖子,凄然道:“我走到一半就回了,但是有人告诉我,他已经在大堂内为那些武将英烈添设座椅了。姑姑,我是不是错了?”

    赵玉台蹲下身,帮她擦去满脸泪水,柔声道:“没有错,你们都没有错,你和小年都是好孩子。”

    屋内,陆丞燕神情木然,王初冬在默默抽泣。

    和徐婴一左一右盘腿坐在门口当两尊门神的呵呵姑娘,冷不丁开口道:“男人的事,娘们别掺和。打天下守天下,关我们屁事。”

    大概是跟贾家嘉相处久了,徐婴竟然破天荒呵呵一笑。

    ――――

    议事堂内,在座诸人,无一不是枭雄,无一不是英雄,无一不是豪杰,无一不是名士。

    褚禄山,燕文鸾,李功德,袁左宗,顾大祖,陈云垂,周康,齐当国,寇江淮,胡魁,皇甫枰,韩崂山,宋洞明,白煜,徐北枳,陈锡亮,李翰林,黄裳,杨光斗,石符,乐典,洪骠,黄小快,袁文豹,曹小蛟,洪新甲,汪植,宋长穗,辛饮马,韦杀青,田培芳,胡恭烈,韦石灰,焦武夷,常遂,许煌……

    北凉寥寥四州之地,其中武将阵容之雄壮,足以让一统中原的离阳朝廷也汗颜。

    被年轻藩王视为半步武圣的徐偃兵站在门外,靠着廊柱,双手抱胸,斜眼看着夜色。

    ――――

    有位风尘仆仆从幽州一座书院赶来的老人,不知为何赶路的时候火急火燎,恨不得马匹有八条腿,进了王府后反而不着急了,悠哉游哉,借着明朗月色和连绵不绝的大红灯笼走在湖心路上,走向那座名动天下的听潮阁,儒衫老人身边跟着一位气质冷艳的女子,正是上阴学宫韩谷子的高徒之一,徐渭熊的师妹,晋宝室,她不同于已经在北凉道官场按部就班的师兄弟,既不愿去梧桐院“寄人篱下”,又不适合在官场作为,就去了书院,一边帮老人处理杂务,一边潜心学问。而老人则是年轻藩王嘴里的那个臭棋篓子,跟徐骁下棋都能下成半斤八两的那位“国手”,当然他更著名的身份是上阴学宫的王祭酒,士子赴凉的牵头人,如果,只说如果,北凉徐家假若真的裂土称帝,那么这个老人其实才是头一号的从龙之臣,其意义之大,犹胜春秋战火中赵长陵投奔徐骁。但是很出人意料,于北凉立下滔天大功的年迈读书人,又是徐渭熊的恩师之一,更是早年与学宫大祭酒齐阳龙扳过手腕的当世第一流名士,公开身份大摇大摆赴凉以后,反而如同泥牛入海,在一座规模远逊青鹿山书院的小山头,做起了默默无闻的教书匠。

    王祭酒来到听潮阁的宽阔台基上,仰头望着这座高楼,先是微笑,然后是整个嘴角都咧开,最后就只差没有哈哈大笑了。

    晋宝室好奇问道:“先生为何如此开怀?”

    老人嘿嘿坏笑道:“没啥,想起一些好笑的事情而已。闺女,想不想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跟这个老人已经相当熟稔的晋宝室没好气道:“先生不妨独乐乐。”

    这位王祭酒的学问丝毫不用质疑,堪称当世屈指可数,恩师韩谷子,中书令齐阳龙,国子监姚白峰,恐怕就这三人能够与眼前老人坐而论道了。只不过这个早年在上阴学宫深居简出的老先生,到了北凉后就彻底露出为老不尊的狐狸尾巴了,晋宝室在书院帮忙的时候,没少被老先生调侃打趣,总喜欢说些极其隐晦的荤话,若不是好歹还算只动嘴皮子不动手,晋宝室很难保证自己不动手打人。读书人坏起来,那真是一肚子坏水,尤其是王祭酒这样饱读诗书的老狐狸,晋宝室这段时日真是水生火热,几乎都快觉得自己不算黄花闺女,而是那种可以跟无赖汉子荤腥拌嘴的成熟妇人了。

    老人可不管晋宝室想不想听,已经竹筒倒豆子自顾自说起来了,“哈哈,以前咱们中原有好些道德名士,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嗯,就是那种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的家伙……唉,闺女,你别扭头不听啊,行行行,说正经的,就是那些人成天编排清凉山的趣事,信誓旦旦,就跟亲眼见亲耳闻似的,真说起来,我当年就是给挑起了好奇心,信了那帮老王八蛋的鬼话,那才厚着脸皮去求着渭熊那丫头当弟子,想着有个由头跑到这北凉王府白吃白喝白睡……咳咳,就是真的睡觉而已,闺女你千万别想歪啊,等我屁颠屁颠跑来北凉这鸟不拉屎的地儿,进了王府,结果?结果我他娘的等了半天!期间给徐瘸子丢了无数个大老爷们都懂的眼神,可从头到尾,说好的你们徐家选采女作十八天魔舞呢?不是说那个淫靡无度的北凉世子喜好妩媚妇人,以至于宴席上偶见座间有妇人姿色甚艳,问旁人‘此为谁’欲骑之,左右曰‘此世子殿下房中人也’?好,就算没有这些,不是说听潮阁内暗藏有无数西域番僧传授的演揲儿法吗?搜罗了成百上千本的旁门左道的房中术吗?那兔崽子也真是坏水得厉害,徐骁没眼力劲儿,倒是那小子给看穿了,私下跟我说听潮阁真有宝贝,等我从一楼找到顶楼,翻箱倒柜找了整整三天三夜啊,好不容易到了顶楼,老子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说到这里,唾沫四溅的老人,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捶胸顿足。

    晋宝室顿时觉得天高月明神清气爽了,大快人心,真是大快人心!

    突然,老人瞬间平静下来,好像这一刻,才是那个世人误以为的王祭酒,真正的上阴学宫大先生。

    老人伸出手指,指了指高楼最高处,“就是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读书人,一个要死不活的病秧子,一个活着比死了要累多了的可怜人。”

    晋宝室跟着老人一起抬头,轻声感慨道:“李义山。”

    老人,王祭酒,沉声缓缓道:“跟很多人的看法不同,在我眼中,李义山才是春秋第一谋士。”

    晋宝室纳闷道:“就算不是黄龙士,那也还有元本溪纳兰右慈啊,何况哪怕是同为徐家谋士的赵长陵,一直都被认为即便英年早逝,其才华学识,尤其是格局,依旧胜过绰号‘毒士’的李义山。”

    老人弯起腰,像是在憋着什么。

    晋宝室一头雾水。

    老人转过头说道:“我怕说‘放屁’两个字,闺女你又不乐意听,就打算真的放个屁给你听。”

    晋宝室无言以对。

    老人直起腰杆,摘下腰间的一枚玉佩,往地上狠狠一砸,支离破碎。

    老人望向晋宝室,笑问道:“懂了没?”

    晋宝室一头雾水。

    老人指了指地上的凌乱碎玉,“赵长陵他啊,超脱不了一个时代的视野,算不得最头等的谋士,纳兰右慈也是如此。至于黄龙士,是把棋子全部打散了,却拢不起来,但是李义山可以。摔玉容易,补玉何其难?”

    晋宝室陷入沉思。

    老人小声嘀咕道:“幸好砸碎了,要不然就丢脸丢大了。不过这块玉很值钱啊,回头一定要跟徐凤年讨要几块。”

    晋宝室无奈道:“先生!”

    老人大袖一挥,豪迈道:“行了,在这里酝酿半天,借着这座听潮阁和李义山三个字,总算把胆气补足,这去议事堂给徐凤年撑腰!”

    就在此时,一个清冷嗓音在两人背后响起,“撑什么腰?”

    这一刻,被同门师兄弟誉为“双脚武库”的晋宝室,瞬间汗毛倒竖。

    如蛇遇蛟的晋宝室僵硬转头,然后很不合时宜地愣在当场。

    不通武艺的王祭酒后知后觉地转身,脱口而出道:“真俊的……娘们?爷们?”

    两人视野中。

    一袭白袍,腰佩双刀。

    绣冬和春雷。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破天残局 别小看这只宠物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荣耀圈小团宠 末世胖妹逆袭记 天魔人间 亵渎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伏天氏 电信的江湖 携手看世间繁华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百鬼夜行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万界仙帝 风水相师 葬灵纪 满级账号在异界 洪荒历 漂泊修真录 人生莫过苟且 陈天阳苏沐雨 证道从遮天开始 网游之华夏世界 仙韵传 嫡女贵嫁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大国重器:一个戏子也和我比? 天狐缘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兔乩 梦剪三秋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玩转阴阳界 我有一刀断长生 重生之逆转人生 重生之神级刺客 长生道途 我们是兄弟 这个大明太凶猛 极限保卫 寻妖记录 剑道龙尊 史上 黄河惊奇手札 腹黑太子极品妃 永生诀 韶华缘梦录 蚁的世界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首席御医 军妆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穿越王妃要升级 携手看世间繁华 第一序列 敛财人生[综]. 神祇领主时代 谍海先锋 朝思归 神医:姑娘请自重 阴阳纸扎师 这个剑修有点稳 盛世谋春秋 营川1934 明朝败家子 战火英魂 无忧城 落跑太子妃虐渣追夫 神道丹尊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重生之庶女琉璃 剑道狂仙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我真的是个内线 网游之魔威太虚 山海狱 真爱与苦难 路明非挑战FGO 偶像竟是我自己 首辅追妻计划 难以逃脱的夙命 氪金英雄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十三皇子 日常系美剧 佛灯与剑 偶像竟是我自己 混天大圣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轮匙 劫迟归 死灵神话 祭献寿元能变强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天字第一婿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邪剑诸天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教父的荣耀 蓝色恋曲 焚戮纪 笑面特工天降彪悍妃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吻火 都市之超级医生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带着虎符当太子 至尊邪圣 断翅 魔王不必被打倒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妖魔当道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九零女神算 盖世 潘德大领主 画爱为城:七少,一往情深 不只是女神 双衍纪 九星轮回诀 落华时分 血腥异兽 崛起之盲女 七公子传记 基因大时代 深夜书屋 逍遥少侠 重生之年代纪事 生死体验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世界副本 重铸扎撒 红色官途 玉懒仙 权臣 峯火狼烟 妖神录乱世妖女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网游之天下无双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史记小白传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求魔 明末乞丐皇帝 农家小王妃 残王嫡妃 追凶实记 天生奇才续 七域命神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花开锦绣 逆剑狂神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古神的诡异游戏 花开锦绣 弑仰 妖神记 死亡代言人 一等家丁 源神觉醒 天启预报 都市纵横之草根天王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金陵春 三国之曹魏虎兕 剑泣魔曲 天才医生 武道霸主 死亡代言人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开局拯救波之国 忍者就该出肉装 极品邪医 对不起,我开挂了 神级外卖员 痞子大少快走开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罪恶之城 踏灵人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至尊神帝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倾国佳人爱上我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变身倾世圣女 上情之情 医流狂兵 两手书局 她之城传 极灵混沌决 我有一座恐怖屋 蚁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