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vl9mm5.cn > 玄幻小说 > 雪中悍刀行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北凉北凉
    天下无不散宴席,北凉这对柿子橘子与陈望分道扬镳,后者继续前往家乡,年轻宦官自然仍是为这位陈少保担任车夫,前者转入凉州东门户的险隘潼关后,略作停顿便继续西行,根据拂水房谍报显示,离阳朝廷的送旨车队,距离年轻藩王不过半天脚力的路程。印绶监三位衣蟒宦官怎么都想不到理应留在清凉山接旨的北凉王,其实就吊在他们的尾巴上。沿着远比中原地带要更为发达的那条主干驿路,双方一路西行,徐凤年和徐北枳拒绝了潼关精骑的护送,故而身边仅有糜奉节樊小柴担任扈从,四人四骑,倒像是悠游山水的富家子弟。

    糜奉节本就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指玄境修为,小街雨中一战,体悟良多,隐约有瓶颈松动的迹象,反观樊小柴,则并无丝毫裨益,这大概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各自机缘了。

    糜奉节为此专程向徐凤年请教了许多有关天象境界的玄妙,言谈之中,又流露出对老剑神李淳罡成名绝技两袖青蛇的向往,徐凤年何尝不知道糜奉节的那点心思,也与这位大器晚成的剑客开诚布公,两袖青蛇固然威势无匹,可惜却不适合糜奉节的自身剑道,尤其不适合此时改弦易辙。糜奉节略作思量也就想通其中关节,只不过难免仍是有些遗憾。他与徐凤年不一样,辛苦练剑四十余载,自身剑术剑意早已成为“定式”,两袖青蛇需要融入练剑之人的精气神,糜奉节不是不能研习两袖青蛇,也不是没有可能破而后立,以此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是此刻糜奉节恰好触及天象境界的门槛,没有必要在这个紧要关头孤注一掷,这就像一名庙堂官员已经跻身工部二把手的侍郎,偏偏要冒冒失失转入吏部从员外郎做起,即便吏部确实更为权重,但是风险太大,也有可能水土不服,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徐北枳已经大致听过徐凤年讲述雨中一战的形势,以他在北凉官场出了名的没心没肺,也有点心有余悸。

    四骑停马在路边茶肆休息的时候,徐凤年喝着一碗完全敌不过秋老虎的寡淡茶汤,突然对徐北枳说道:“稍后喝过了茶,我们跟上印绶监。”

    徐北枳不怕冷,却最是怕热,这个时候一边喝茶,一边跟茶肆老板要了柄蒲扇使劲摇动,打趣道:“怎么?要狮子大开口?给那古怪宦官拾掇了一顿,就把满肚子火气撒在印绶监那帮阉人身上?”

    徐凤年没理睬这家伙的冷嘲热讽,“趁着这个机会,我打算跟朝廷多要一名北凉道节度副使和经略副使,先跟他们打声招呼,省得他们措手不及。”

    徐北枳皱眉道:“这可不好办,若是寻常官员告身也就罢了,可是副节度使和副经略使的告身,属于‘将相告’,需要门下省的大佬点头才行,虽说陈望刚好就是门下省左散骑常侍,勉强能算名正言顺,可他这次出行注定不会携带官印。何况以陈望的谨小慎微,也绝对不会答应你临时起意的做法。”

    三品以下官员告身,历来文出吏部武出兵部,这二十年来,徐骁在世的时候,吏部兵部先后三次丢给北凉总计七百多份空白告身,任由北凉道自行选拔裁选官员,朝廷无非是挂个名头。这倒不是北凉道跋扈割据,事实上除去淮南王赵英的藩地,哪怕是势力最弱且最靠近太安城的胶东王赵睢,也能做到这些,当然数量上绝对无法跟北凉道或是燕敕道相提并论。但是例如六部尚书、或是一州刺史将军这类封疆大吏的告身,自大奉王朝起便被誉为将相告,一律由门下省主官书写在金花五色绫纸上,然后递交君主,纸张品次又与具体官衔挂钩,北凉道副经略使宋洞明先前之所以不被中原认可,就在于少了这道不可或缺的流程。

    徐凤年笑道:“大不了再让太安城回头补办就是了,不过一趟驿骑的小事。”

    徐北枳的语气远没有徐凤年这般云淡风轻,“杨慎杏会不会有想法?”

    徐凤年摇头道:“我已经跟杨慎杏通过气,老人看上去如释重负。”

    徐北枳冷笑道:“你也信?”

    徐凤年平淡道:“也许有一天,杨慎杏会由衷感谢北凉。”

    徐北枳转头跟茶肆老板又要了碗茶,接过茶碗等到老人走远,问道:“你那个让人不省心的老丈人陆东疆,由凉州刺史升任副经略使?如此一来,会不会有明升暗降的嫌疑?”

    徐凤年轻轻放下茶碗,缓缓道:“陆东疆本就是要名多于要权的人物,加上李功德三番五次请辞经略使一职,所以陆东疆只会觉得跟北凉道文官第一把交易更进一步。”

    说到这里,徐凤年低头望向空落落的茶碗,怔怔出神,抬起头笑道:“那么说定了,你出任副节度使。”

    徐北枳下意识嗯了一声,喝了口茶后,猛然回神,瞪眼道:“不是凉州刺史?!”

    徐凤年哈哈大笑道:“那位置给白煜留着好了。”

    徐北枳紧紧盯着这位年轻藩王,咬牙切齿道:“放你个屁!”

    徐凤年默不作声。

    糜奉节和樊小柴全然不知为何两人骤然反目。

    徐北枳怒极而笑,“我徐北枳需要你来安排退路?需要你徐凤年为我将来在离阳朝堂架梯子?”

    第二场凉莽大战,必然要分出一个胜负死活,一旦北凉输了,必然会出现离阳朝廷吸纳大量北凉官员的局面,北凉武将一般来说都会战死关外,墙头草不会没有,但应该不多,最多就是曹小蛟之流会离开西北,而北凉文官在关外那座拒北城沦陷后,存在意义已经不大,是死守北凉还是撤离西北,徐凤年都不会强求,那么徐北枳作为执掌北凉道关内兵权的副节度使,不出意外会是品秩最高的武臣,就会被离阳王朝视为最值得收入囊中的香饽饽,一个北凉道的从二品武将,到底意味着什么,如今举世皆知。如果北凉侥幸赢了,这个副节度使的官身,自然也算锦上添花。那时候北凉三十万铁骑,能够剩下几人,只有天晓得。北凉与中原两处官场的融合,极有可能是大势所趋。民生凋敝大伤元气的北凉辖境四州,恐怕也需要有人在朝中为官,为北凉百姓出声,仅有一个陈望远远不够,何况陈望未来一样不适合为北凉公然表态。

    徐北枳毕竟不是刚刚进入北凉的那位橘子,在官场砥砺多年,很快就想明白年轻藩王的良苦用心,叹息一声,语气坚定道:“把这个机会留给陈锡亮,我就算了。”

    在北凉愈发强势的徐凤年破天荒没有坚持己见,点头笑道:“随你。”

    糜奉节和樊小柴不约而同抬头望向天空,一粒黑点出现在视野。

    一头神俊猛禽破空而坠,裹挟清风落在四人围坐的小桌上,亲昵啄着年轻藩王的手背。

    徐凤年娴熟摘下系挂在这头六年隼脚上的拂水房秘制芦管,轻轻倒出那份谍报,摊开一看,嘴角勾起,好像在辛苦压抑着笑意。

    徐北枳问道:“西域的军情?”

    徐凤年把卷纸交给徐北枳,后者接过一看,感慨道:“这次是真的如释重负了。”

    关于曹嵬谢西陲两人擅自更改都护府既定的流州方略,临时决定于密云山口截杀种檀部骑军,驿骑火速将军情从凤翔临瑶青苍一路传到清凉山和怀阳关,轰动了北凉高层,一些老成持重的边军将帅,若非是顾忌北凉王的脸面,毕竟曹嵬谢西陲两位年轻骑将都是徐凤年一手扶植起来的心腹,恐怕早就要公开破口大骂了。可以说徐凤年力排众议将大量兵力倾斜流州,尤其是让曹嵬郁鸾刀这些新人以及谢西陲寇江淮这些同样年轻的外人担任流州战役的主将,徐凤年承担了极大压力,一旦战况不利导致整个流州战场糜烂不堪,徐凤年凭借第一场凉莽大战积攒起来的巨大军中威望必然严重受损,而且与流州同气连枝的凉州也注定陷入危殆境地。

    徐北枳啧啧道:“这两个小子真是亡命之徒啊,竟然就在烂陀山僧兵的眼皮子底下,一口气吃掉了种檀的骑军。”

    徐凤年笑眯眯道:“曹嵬谢西陲拼了命才捣鼓出这么好的局势,不能浪费了。”

    徐北枳没好气道:“你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什么屎,行吧,就让我这个临时的北凉道副节度使跑一趟烂陀山。”

    徐凤年玩味道:“怎么改变主意了?”

    徐北枳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言语,“对我来说,其实都一样的。”

    徐凤年也不去刨根问底,转头对糜奉节樊小柴说道:“你们两人护送副节度使大人前往烂陀山,顺便让拂水房捎话给曹嵬谢西陲,在配合你们三人登山说服烂陀山与北凉结盟后,接下来他们如何用兵,可以不受流州刺史府、清凉山和都护府三处节制。”

    徐北枳猛然起身,徐凤年问道:“不用这么急吧?”

    徐北枳白了一眼,径直走向那几骑,徐凤年只好跟着起身送行,糜奉节在跟茶肆老板掏钱结账的时候,徐凤年突然笑道:“多给些铜钱,我再要两碗酒。”

    徐北枳上马后,俯视着年轻藩王,板起脸道:“记住,不要的得意忘形!”

    徐凤年满脸无辜道:“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哪能啊。”

    徐北枳冷笑拆台道:“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

    徐凤年悻悻然,也不还嘴。

    糜奉节和樊小柴视线交错,老人眼中满是笑意,显然对这种北凉君臣相宜的画面倍感欣慰,而樊小柴则有些恼意,似乎对那个徐北枳的态度有些不满。

    徐凤年对三骑挥手送行。

    等到三骑身影消失在视野,徐凤年这才返身坐回桌子,桌上已经摆了两大白碗粗劣的绿蚁酒,徐凤年一碗,那头当年由褚禄山亲手熬出的海东青一碗。

    徐凤年伸手抚摸着它的羽毛,眼神温柔,笑眯眯道:“老伙计,悠着点喝。”

    两次离阳江湖,一次北莽江湖,无数生死聚散,只有这个老伙计始终陪伴在他身边。

    茶肆老板只是个眼窝子浅的普通老百姓,瞧见这幅鸟喝酒的光景后真是大开眼界,忍不住凑近坐下,好奇问道:“公子,这是啥鸟啊,瞅着真俊!”

    徐凤年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哈哈笑道:“辽东那边的海东青。”

    根本没听过海东青的老汉哦了一声,然后试探性问道:“养得起这么灵气的好鸟,公子的家世可了不得吧?”

    徐凤年咧嘴笑道:“那可不是!我爹打了一辈子仗,才攒下今天的家业,交到我手上后,好些北凉以外的大人物都眼红惦念着。”

    老汉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就像那些地方上的北凉将种子弟,最喜欢拿父辈的军功与人说事,说大话一点也不怕噎着。谁不知道咱们北凉的有钱人,哪怕是陵州那边的富家翁,见着了隔壁州郡的大族老爷,也向来不太直得起腰杆子,从不敢说自己兜里银子多?

    徐凤年摘下腰间悬挂的玉佩,“老哥,我今天高兴,请你喝酒!身上没银子,就把东西当在这里,回头让人用银子赎回去。”

    老汉先瞥了眼那枚不知道真假的玉佩,又瞥了眼桌上低头啄酒的鸟,犹豫不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去拎了两坛子卖不出去的上好绿蚁酒。

    老汉起先喝酒很适度,等年轻公子哥喝完一大碗酒,他才喝了小半碗,况且老汉酒量很好,真要放开肚子痛快喝酒,恐怕七八碗也扛得住,只不过茶肆生意就老汉一人打理,担心真要喝醉了,到时候那年轻人脚底抹油一走了之咋办?那他还不得给家里婆娘从今天骂到年关?何况家里有个在村塾读书的年幼孙子,老人就想着今年过年的时候,攒下的碎银子,要给那孩子买那叫啥文房四宝的稀罕物件,前不久听孩子回家说,村塾里来了位原本在大书院求学的年轻先生,学问比天还要大呢,跟他们说了好些江南的事情,说那里的小桥流水人家,年轻先生还说了他家的园林景致……其实孩子说不真切,连书都没摸过的老人更听得不明白,只是听着听着,一辈子苦哈哈过日子的老汉就觉得心里头,多出一些盼头。

    他们一个村子百来户人家,第一次关外跟北莽蛮子打仗,家底好些的几户人都偷偷跑出去了,等到关外打赢了仗,又都跑回来,结果这次又要打仗,就再没有人借口走亲戚去往陵州或是离开北凉了。

    经营茶肆的老汉常年迎来送往,到底见识比起一年到头跟庄稼地打交道的同村人要多上一些,听多了茶客酒客的闲谈,老人不知不觉明白了一个粗浅道理,好几百年来,最强大最统一的草原势力,号称百万铁骑百万甲,却在这整整二十年里,始终无法南入中原半步。

    因为以前有大将军徐骁,现在有新凉王徐凤年。

    因为北凉有徐家父子两代人。

    老人不懂什么藩王割据对朝廷有什么危害,也不懂北凉跟离阳赵室的磕磕碰碰,生活在北凉的老人,只知道咱们北凉在关外打得再惨烈,但是北凉境内,二十多年来,就没有见过一个骑马佩刀的北莽蛮子。

    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能过上太平日子,只要肯出气力就能养活家人,天底下能有比这更舒坦的事情?没有了。

    一来二去,老汉也逐渐喝高了,喝高兴了。

    那位公子哥也喝醉了,说了好些胡话大话,说他小时候在家里大堂上给很多大将军敬过酒,还用了文绉绉的说法,说是啥“呼儿将出换美酒”,说那时候他家大堂里坐着燕文鸾何仲忽陈云垂钟洪武这些老家伙武将,坐着李功德严杰溪这些文官老爷,还有陈芝豹褚禄山袁左宗齐当国姚简叶熙真这些年轻人。

    已经醉了七八分的老汉哈哈大笑,也不当真,笑话了这个年轻人一句“尽胡咧咧,瞎扯蛋”。

    最后像是读过些诗书的年轻人开始放开嗓子高歌,说是有些话说与中原听。

    君只见,君只见听潮湖万鲤跳龙门!

    独不见清凉山,有名石碑不计数!

    君只见,君只见葫芦口头颅筑京观!

    独不见高墙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君只见,君只见凉州北策马啸西风!

    独不见边关南,琅琅书声出破庐!

    君只见,君只见三十万铁骑甲天下!

    独不见北凉人,家家户户皆缟素……

    到后来,每当年轻人在君只见会说到中原二字,老人也恰好在独不见之间扯开嗓子高声“北凉”二字。

    老人什么也不懂,只是想这么凑个热闹而已。

    年轻人的嗓音很凄凉,就像……

    就像那些北凉随处可见的升底儿尖柿树,在冬日里空落落,只有枯枝。

    最后,茶肆老汉趴在桌上昏昏睡去,年轻人摇摇晃晃站起身,将那枚玉佩放入老人手中,帮着老人握紧手心后,这才走向那匹马。

    夕阳下,一人一骑,缓缓西行。

    年轻人一边骑马,一边打着瞌睡,随着马背起伏,身形摇摇晃晃。

    人睡如小死。

    一睡不醒即大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苍山剑侠 全职国医 一剑独尊 爱似繁锦 旧日之箓 天外重生者 我与她合租的日子 八零农家悍女 剑道通神 桃李春风皆是笑话 再世男神 拈花一笑琉璃煞 无敌小傻妃:王爷乖乖就擒 全球通缉令 城里人酒馆 阴曹地府我做主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仙陵 长街人声涨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儿快拼爹 自求吾道 战恋芳华:无双 风三娘 港综世界大枭雄 夏蓁传 爱似繁锦 鉴神之路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王妃爱宝贝还是爱王爷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寻姻缘 孤才不要做太子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一世孤尊 开局拜师三星洞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原来我是野王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荣耀:王者在上 红楼春 海贼之宠物为王 地界传记 重生之极限进化 诘问道门 皓玉真仙 世之卡徒 召唤文武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头狼 仙武神煌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云罗天尊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这个诅咒太棒了 天魔人间 重生过去震八方 冠盖满京华 郡主有毒 死亡代言人 圣言问道 大佬级炮灰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闪婚成爱 五灵成仙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我的狐仙娇妻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诘问道门 我和邓肯同年秀 武逆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武将九霄 爱若累了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大明雍王 烈焰 天外重生者 总裁老婆不一般 战医无双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武道霸主 旧日之箓 武道乾坤 重生之都市天尊 死灵神话 中华第一帝国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超神圣骑士 道家祖师 梵仙传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神秘聊斋 二度人生 神话超进化 洪荒仙师 电子大唐 斯文不败类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斗罗之蚀雷之龙 重生校园太张狂:封殿,要低调 红颜三千 绿茶重生后变成团宠小祖宗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骠骑天下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我的功德不见了 我在星球种爸爸 精灵掌门人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我真的是渣男啊 破天残局 君家有酒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北宋大丈夫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冲吖~墨鱼丸 图腾甲 异世灵武天下 无法遵循的规则 谍妃传 一朝臣子,一朝妃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穿越了的学霸 大唐明月 美食供应商 这个剑修有点稳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帝霸 公子别闹! 雾锁道途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战锤神座 我在末世建个城 猫大人驾到 妙偶天成 南明争锋 朕真没想败国啊 我真的想当配角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伏天氏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孙策的野望 神冢世界 宫倾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凌霄辅助系统 全职国医 一寸山河 女配是个小可怜 轮回佰转 凡女仙葫 武侠 不灭武帝 绝色医妃倾天下 天雪星光剑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神话超进化 第一战神 从仙侠世界归来 琴帝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上情之情 天耀星官 无上之缘 稳住别浪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爱在回忆中等你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中华第一帝国 烽火乱诸侯 都市修仙奇才 召唤仙姬 承包大明 至尊神皇 校花的神医保镖 老婆,别来无恙 重生之工业兴国 异界超神牧师 权游:睡龙之怒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乱明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天浩劫 超神大掌教 我老婆是大明星 龙王令